Slider

政策市再现 铜市供应成焦点

发布时间:2020年7月27日 | 文章来源:长江有色网 | 浏览次数:20 | 访问原文

摘要:下半年市场焦点转为美国疫情对经济和投资意愿的影响,智利铜矿是否减产,这些将决定下半年铜基本面是短缺还是过剩,也将使处于长期压力线附近的铜市给出下半年的操作空间。美元指数支持位的有效性成为参考指标。

       2020年上半年铜价走势呈V字型,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和各国央行积极的货币政策,疫情对国内消费的冲击和对国外供应的影响,这些成为价格大跌大涨的主导因素。下半年市场焦点转为美国疫情对经济和投资意愿的影响,智利铜矿是否减产,这些将决定下半年铜基本面是短缺还是过剩,也将使处于长期压力线附近的铜市给出下半年的操作空间。美元指数支持位的有效性成为参考指标。

  1、上半年行情回顾

  2020年上半年铜市呈现大“V”字走势,前3个月大幅下挫,后3个月不仅收回全部损失,而且还创了新高。其中LME铜价在3月19日跌至4371美元,接近2015年的低点4318美元,较2019年收盘价6169美元下跌29%,但此后又大幅回升,并上破年初高点,截至7月15日,最高达到6633美元,上涨51.75%。国内铜价月外盘走势相似,沪铜指数最低见到35347元,较去年收盘价49219下降28.19%,后又大幅上升,截至7月15日,最高达到53382元,上涨了51%,已经较年初的高点高出7.7%。

  2020年上半年铜市最主要的因素是人类历史上少见的新冠病毒疫情,疫情先后在中国和海外爆发,并一度导致经济封锁,这是前3个月铜价大幅下挫的主要原因。在经济停滞的背景下,各国再次通过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来拯救经济,尤其是美国推出无限量宽松政策,铜价开始大幅回升。从基本面上看,2月份中国经济停摆导致消费巨幅下降,是铜价下跌主因,4月份海外经济封锁对供应的影响大于消费,中国经济和消费强劲复苏,但海外废铜和铜矿供应受到影响,全球去库存支持铜价大幅回升。

  2、2020年下半年铜市主导因素展望

  2.1  疫情未果下的政策市仍会继续

  疫情期间,各国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是避免出现经济深度受伤而陷入萧条的最佳方案。回到目前来看,国内经济成功恢复,后续政策开始平稳,但因为海外疫情仍未得到很好的控制,美国的无限量QE仍在继续,美国疫情是否能摆脱再次经济封锁仍是未知数,还有就在写这份报告之时,中美关系再次恶化,美国开始号召其他国家抵制华为,这些都使市场出现大幅波动的可能性加大。

  2.1.1 海外疫情仍在继续美国成市场焦点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新冠疫情成为继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以来对人类造成最大威胁的卫生性事件。中国首先受到冲击,但在坚定不移的防治政策应对下,疫情已经完全得到很好的控制,中国经济也基本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但海外疫情却没能如此顺利,在美国将疫情政治化或者说仍然秉承“自然免疫”的情况下,美国多个州已经出现重启受阻,美国将如何面对不断上升的新增疫情人数和死亡人数成为我们关注的焦点。

  2.1.2 政策市仍会继续美元成参考指标

  最新的数据显示,以中、美、欧为主的全球经济正在从低谷回升,甚至这些国家和地区的PMI已经回到疫情前的水平,这些是与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密切相关的。未来经济和政策成为下半年的主要因素。

  从中国来看,中国的数据都好于预期,这与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和新增贷款同比增加42%和23%有很大关系,但与2008年几乎成倍的增长相比,今年中国的政策还是比较克制,根据央行行长易纲在6月18日表示全年社会融资规模超30亿元和新增贷款接近20亿元来看,中国下半年货币增幅将会回落,大概会在-16.35%和11.78%,这也表明国内经济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

  美国成为焦点。美联储的无限制QE使央行资产负债表快速上升,6月10日达到最高,为7.17万亿美元,较2019年底的4.17万亿美元增加了3万亿美元,美国一年的GDP也就21万亿美元,3万亿美元相当于14%的GDP,这次的规模已经超过了2009年-2011年3年QE时的水平。不仅如此,美联储在6月10日的美联储会议上表示,会维持至少每个月1200亿美元的国债和MBS的购买,2009-2011年时为500-850亿美元,QE的规模会继续给市场形成支持。

  海外疫情仍未见到高点,季节性的特点又可能在秋季迎来二波疫情,疫苗能否成功,中美关系如何演变,全球经济恢复的趋势是否继续,这些都存在不定性。我们将美元指数作为参考指标。作为货币体系的主导货币,美元的强弱代表了经济的疲软和强劲,也代表了投资意愿。从目前来看,市场对经济乐观,投资意愿强劲,美元指数处于下降之中,能否下破3月份大幅震荡时的低点95将代表全球经济是否回到正常的上行趋势之中。

  2.2  中国消费增幅开始降温智利供应成市场焦点

  因为海内外疫情发生时间不一致,疫情对国内外铜消费和供应的影响出现错位,这是铜价暴跌暴涨的主要原因。时至年中,中国现货升水、精废比、进口窗口都开始从前期的逼空向利空转换,去库存开始转为加库存,再考虑到国内消费最强劲的时候将过,市场的焦点开始转向国外。一是在疫情下欧美经济是否继续回升,这一点可以参考第一部分,另外就是智利铜矿的情况,这些成为铜价能否打开上行空间的主要因素。

  2.2.1 中国铜消费高峰已过国外铜消费成关键

  上半年铜市暴跌暴涨,关键因素在中国铜消费的变化上。中国消费占全球50%,但原料自足不及30%,因此消费的变化对基本面影响极大。如前2个月,为了防治疫情,中国经济短期封锁,铜消费行业生产分别出现了20-50%的下降,铜消费降幅高达26%,这导致国内库存一度增加至接近40万吨的历史高位,增加幅度达到23万吨!从3月份开始复产复工,在赶订单、补库存、基建发力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国内铜消费行业快速回升,尤其时5、6月份,除了空调行业外,所有铜消费行业生产增幅都远超过去年,铜消费增幅超过20%。估计前6个月中国铜消费增幅会超过5%,远高于去年同期的-5%,这成为全球铜库存下降,价格暴涨的主要原因。

  对于下半年,我们倾向于中国铜消费增幅会回落。主要原因是国家电网投资在第二季度增长20%以上之后,根据全年持平的计划,下半年的增幅会持平或小幅下降,这将大大削弱铜消费的增幅,对铜价的拉动作用将会大打折扣。但整体来看,中国全年铜消费会出现增长,好于去年,也远好于市场预期。

  下半年的关键在于国外经济的恢复。欧美日韩的消费将决定全年铜的消费。目前来看国外经济恢复较好,铜消费也在触底后回升,但全年仍会是负增长,至于幅度,取决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美国房地产占消费比较大,因为地产处于补库存之中,所以对铜的影响不大,但汽车行业受疫情反复影响,可能降幅会超过20%,因此铜的消费在去年持平的基础上会下降6%。其他国家因为疫情控制较好,汽车产量恢复较快,房地产弱于去年,铜消费降幅较去年扩大一倍。海外铜消费从去年的-1.5%下降到-4.5%,全球铜消费增长从去年的-0.8%扩大到-2.5%。

  2.2.2 疫情对国外铜供应造成影响智利发展成焦点

  年初国内疫情对铜产量产生一点影响,但主要还是在硫酸的运输上,国内铜产量在前2个月下降2%后,从3月份开始恢复,4、5月份已经形成正增长。但目前的不定性在于铜矿的供应上。

  海外疫情大流行对铜市最大的影响在铜矿和废铜供应上,尤其市南半球进入冬季,疫情严重,多个国家封锁经济,铜矿和废铜供应大幅下降。最为明显的是秘鲁,3、4月份大多数铜矿生产都出现中断,直到5月份官方才开始支持矿山恢复产量,估计铜矿产量会下降12-15%。4月份全球大量矿山企业下调年度产量计划,合计下调幅度接近40万吨。在此期间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国智利一直保持生产,前5个月铜产量增加3.4%。但最最新的发展情况来看,由于智利矿山工人得病率远高于其他国家,智利铜矿产量受到影响的可能性大幅增加,这也成为目前的最大不定性。智利官方预计疫情会在20万吨,如果使这样,全球铜矿产量的降幅将从此前下调到的1.25%继续下调到3.3%。

  铜矿的情况直接决定了铜的产量,后续我们关注智利铜矿的进展,并以铜矿加工费作为参考指标。

  3、 2020年下半年行情展望及策略建议

  2020年上半年铜市的主导因素就是中国,中国消费疲软,库存大幅增加,铜价下跌;中国消费强劲,库存大幅下降,铜价上涨。目前铜价已经高于年初水平,国内已经再次转为增库存,现货升水、精废比、进口窗口几乎都开始转为利空,因此铜价在下半年的主导因素将转到国外经济和疫情下的消费,还有智利的供应上。

  如果美国疫情再次对经济和投资意愿造成冲击,铜的消费将再次下调,基本面将过剩25到30万吨,铜价有再次回落的可能。

  如果疫情好于预期,经济持续回升,智利铜矿出现问题,铜的基本面将调整为平衡,铜价有继续上性的动力。

  从铜市上看,目前铜价位于长期压力线6500美元附近震荡,等待美国疫情和经济的明朗。我们也将在这些因素明朗后顺势操作。关注的指标是美元汇率支持位的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