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

分布式光伏爆发前的“隐患”

发布时间:2021年8月18日 | 文章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 浏览次数:78 | 访问原文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在工厂厂房的屋顶上安装光伏面板,一部分电量自发自用,减少屋顶业主的用电成本;光伏的投资商可以将多余的电量卖给电网公司;有些屋顶业主还可以拿到部分电量补贴。

(来源:微信公众号“能源杂志”ID:energymagazine 文 | 武魏楠)

这是一个看起来多方共赢的生意。在“双碳”战略的大目标下,工商业分布式光伏也成为政策支持的重点。2021年6月20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发布《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了工商业厂房屋顶总面积可安装光伏发电比例不低于30%。对于试点地区的屋顶分布式光伏,要给予并网消纳、财政补贴、市场化交易等方面的政策支持。

然而“整县推进”分布式光伏很快就暴露出一系列问题:既有项目暂停审批、强制性开发、“一企包一县”涉嫌垄断等等。事实上,在2017年中国分布式光伏开启爆发式增长之后,围绕着分布式光伏的电价和市场交易机制等问题,业内的争论和呼吁几乎没有停止过。但在这些经济技术环节之外,非技术成本对分布式光伏——尤其是工商业分布式光伏的制约,也值得我们关注。

工商业分布式光伏所要面临的问题则更加复杂,与屋顶业主之间的权利义务划分、屋顶产业变动的影响、地方的潜规则要求……都是工商业分布式光伏投资方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电费争执

以“北上广曹”的梗和搞笑短视频风靡一时的山东曹县,是近期网民调侃的对象。但是对于在山东曹县本地光伏企业——曹县乐照光伏科技公司(以下简称乐照公司)来说,却有着烦心事。

2016年,乐照公司租赁山东省曹普工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曹普公司”)厂房屋顶30多万平米,开发建设了全国最大、最早的示范性太阳能发电项目。

然而这个项目却在电站建成运营之后就陷入了巨大的困局。

乐照公司负责人告诉《能源》杂志记者:“从项目建成之后,曹普公司就一直以各种理由拖欠电费。”更让乐照公司难以接受的是,曹普公司甚至在2020年将乐照公司诉讼至曹县法院,主张乐照公司应向曹普公司支付曹普公司在2017年6月至2019年12月间电表所有用电量的电费优惠补偿,合计约900万元。

据了解,乐照公司共计租赁了曹普公司月33万平方米的屋顶用于安装分布式光伏项目,其中8万平方米分布式光伏(约6MW)以“自发自用,余额上网”的形式并网发电;其余屋顶分布式光伏以“全额上网”形式并网发电。

“按照合同约定,给予曹普公司的电费优惠补偿应该出自6MW的余额上网电量收益部分。”上述乐照公司人士说,“但曹普公司的诉讼请求,要求电费优惠补偿的标准不是机组发电量的多少,而完全是曹普公司的用电量多少。这是完全不合理的。”

工商业分布式光伏投资商与屋顶业务之间矛盾激化,最终闹到诉诸法庭的事件并不多见。但《能源》杂志在走访了国内其他分布式光伏投资商后发现,屋顶业主与投资方之间的各类矛盾一直存在。

有关电费的纠纷是屋顶业主和投资方矛盾最多的一种。

国内一家分布式光伏投资商负责人告诉《能源》杂志记者:“屋顶业主对项目的发电量很关心,因为除了屋顶租赁的费用,优惠的电费是业主选择分布式光伏的重要原因。发电量少了,优惠的电费也就少了。”

但光伏发电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组件质量、天气环境、运维水平都会对发电量的多少产生影响。一旦发电量不及预期,屋顶业主就会跟投资方产生矛盾。

目前的分布式光伏如果采用全额上网模式,只能享受到各地标杆光伏上网电价及地方补贴。但“自发自用+余额上网”还可以享受额外的国家补贴。显然,“自发自用”的工商业分布式发电收益率要更高。

“屋顶业主与投资方的合同如果存在不公平因素,双方很容易就会出现矛盾。”北京鑫诺律师事务所律师展曙光说,“有利于投资方的时候,业主会不满;有利于业主的时候,投资方会不满。都有可能导致问题的发生。”

国内一家龙头光伏企业内部人士告诉《能源》杂志记者,屋顶业主有时候甚至会采取锁门等方式阻止电站的日常运维。“归根结底还是利益的问题。业主可能之前没想到建电站的利润有这么多,觉得自己租赁屋顶的租金要少了。极端的业主就会用这种方式来争取利益。”

光伏项目的周期很长,屋顶业主与投资方之间的合约往往都是20年起步。如果存在“不平等”条约,也许短期内一方可以接受,但恐怕很难长久的执行下去。

更值得担忧的是,电费问题,或者说收益问题,还只是工商业分布式光伏“非技术成本”的冰山一角。

复杂的难题

除了电费纠纷,另一类屋顶业主和投资方之间的矛盾要更为普遍,那就是屋顶的损坏和维修。目前绝大部分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利用的是工厂厂房屋顶,而这些屋顶又大多是彩钢瓦材质的。平时的遮风挡雨或许彩钢瓦屋顶足以支撑,但一旦安装上了光伏面板,很多问题就随之而来。

彩钢瓦屋顶本身的寿命大约在10年左右,远低于光伏组件的20年。“很多分布式光伏在安装的时候不太规范,就会对彩钢瓦屋顶有所损坏。那么安装了光伏组件之后,如果出现了破损或者漏水的问题。业主和投资方很可能就会扯皮。”上述业内说,“我们就尽量提高安装施工的标准,避免在安装阶段就出现问题。”

据业内人士介绍,其实对于屋顶损坏的问题,屋顶业主与投资方在合同中一般都会有所规定,但往往语焉不详。“主要还是责任认定比较复杂,如果彩钢瓦屋顶本身就使用一段时间了,那么即便是安装光伏之后出了问题,也不能完全认定就是安装过程或者运维过程造成的。这个时候强势的业主就会把责任甩给投资方。”

屋顶业主与投资方的关系如何,往往决定了双方出现矛盾时的解决路径。一方强势,责任就自然会被甩给另外一方。而如果双方关系良好,则可以通过各让一步的方式来解决。这种随机应变式的矛盾处理方法,毫无疑问对工商业分布式光伏的发展是不利的。

一家分布式光伏头部企业负责人就坦率地告诉《能源》杂志记者,对于工商业分布式项目的选择,他们会更加集中于长三角、珠三角这类经济发达地区。原因是“这些地区的企业更重视契约精神”。而在其他地区,尽量选择央企、国企、上市公司这样的合作伙伴。“资本、营收、利润、用电负荷这些数据,我们对合作伙伴的要求标准就会比发达地区要高。”

但即便是遴选出了最好的屋顶业主,也不代表项目的一帆风顺。厂房屋顶物权的变更、租赁关系的介入、甚至是厂房的搬迁和拆迁,都会给项目带来不确定性。甚至在项目正式开始之前,投资方还要处理好与政府间的关系。

“一般在规划工业园区这种大型工商业分布式光伏项目的时候,政府都会提出一些附加条件。”上述业内人士说,“比如要求投资方在当地做一些其他投资、开设工厂等等。这样政府可以把一整片打包给你开发,电站可以做到50MW甚至100MW。但是对企业来说,这又是额外的一笔成本,甚至有时候可以说是负担。”

利用厂房屋顶开发分布式光伏,原本是一项既有经济利益又有环保利益的双赢举措。但由于事涉多方利益主体,并且没有形成合理的权利义务关系,导致各类隐患不断出现。

有光伏企业认为,现有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基本采用“屋顶租赁模式”进行开发,但该模式在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的过程中蕴藏着风险。“由于投资方无法掌握屋顶的产权,导致产权潜在的变化对项目会有影响。而且随之而来的就是投资方的收益风险与投融资风险。单个项目还暂时无法体现出屋顶租赁模式的弊端。一旦大规模铺开,问题可能会集中暴露。”

“这种矛盾存在一定的概率,当工商业分布式光伏规模小的时候,问题爆发的也少。但是当规模持续增长,也就意味着纠纷会越来越多。”展曙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