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

能源转型支撑铜价之际,铜矿目光转向复杂的司法管辖区

发布时间:2021年8月17日 | 文章来源:长江有色金属 | 浏览次数:94 | 访问原文

据外电8月16日消息,一家规模较小的矿商在接受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S&P Global Platts)采访时表示,全球矿商正开始考虑在铜能源转型过程中使用复杂的司法管辖区,因为传统矿区品位下降,而价格居高不下。

 

“我们现在看到了发展中国家释放其资源的机会,”专注于亚太地区金矿开采的凯南图资源公司(Kainantu resources)首席执行官Matthew Salthouse表示。

 

凯南图最近完成了对巴布亚新几内亚一个铜金矿的实地考察,Salthouse说,政府热衷于打开矿产供应的来源,就像在东南亚其他地区发生的一样。

 

“值得冒险……在伦敦、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上市的早期勘探公司中,我们现在看到他们缺乏对亚太地区的关注。”他表示。

 

巴布亚新几内亚是全球黄金产量最高的15个地区之一,也拥有大量的铜、镍和钴资源。

 

该国矿业协会网站称,矿业和石油占到巴布亚新几内亚GDP的26%,勘探部门“充满活力”。

 

现有运营商包括巴里克黄金(Barrick Gold)、紫金矿业和Harmony Gold Mining。

 

主要未开发的资源

 

梅河位于弗里达岛的主要矿床旁边,该矿床主要由中国运营商开发,被列为世界第十大未开发铜矿资源,估计有1,200万吨铜矿石和9,000万盎司黄金。

 

社区或政府的反对阻止了对全球一些最大的未开发铜矿资源的开发,这些资源位于生态敏感地区,有土著居民。

 

然而,世界第三大铜矿–俄罗斯远东地区的Udokan项目仍在进展中。

 

开发商Udokan Copper正在测试设备,并计划在2022年年中启动—家选矿厂。

 

全球交易商托克公司(Trafigura)的首席执行官Jeremy Weir在6月举行的英国《金融时报》全球大宗商品峰会上称,到这个10年底,铜供应量可能需要增加1,000万吨,届时市场可能达到3,000万吨,因电气化项目,包括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风力发电和太阳能装置,对铜的需求不断增长。

 

他表示,迄今,预计只有500万吨额外产能投产,这表明市场严重短缺。

 

价格表现强劲

 

Salthouse表示,市场“非常强劲”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在许多成熟的铜生产管辖区,品位正在下降,而且几乎没有任何规模的新发现。

 

他说道,由于对气候变化速度的担忧,引发了新冠肺炎疫情后的“绿色复苏”,铜价飙升,这促使各国政府寻求锁定包括铜在内的未来金属供应的方法,许多人认为这是“战略性”的。

 

由于主要生产国的工会努力扩大高价格带来的好处,最近的罢工行动使价格坚挺。

 

淡水河谷(Vale)旗下加拿大Sudbury项目罢工在持续了9周后,于8月初宣告结束。

 

全球最大铜矿–智利Escondida铜矿在8月12日避开了罢工,该项目占到全球铜供应是的4-5%。

 

同样在智利,在截至8月13日的一周内,国有智利铜业公司(Codelco)旗下Andina项目、Caserones铜矿项目,以及Albemarle的锂项目在薪资谈判破裂后举行罢工。

 

不仅是工会,政府也想从中分—杯羹。

 

在智利,—项新的法律法案提议将铜的基础特许权使用费上调3%,秘鲁也在讨论新的法律。

 

“智利目前占全球铜产量的28%,但过去十年来,矿石品位下降和项目老化使智利的铜市场份额大幅下降。”经纪商SPAngel8月5日在—份报告中称。

 

秘鲁约占全球铜供应量的12%。

 

Salthouse表示,所有这些都可能为铜矿开采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新司法管辖区,包括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可以在那里获得合作伙伴关系或流权来支持开发,特许权使用费可以协商。

 

“全球将不得不更密切地关注巴布亚新几内亚这样的司法管辖区,”这位高管说。

 

Salthouse表示,“虽然有些人认为,巴布亚新几内亚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司法管辖区,但该国与澳大利亚和英联邦的密切关系有助于确保其法律框架易于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