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

铜需求延续降温的势头

发布时间:2021年7月7日 | 文章来源:长江有色金属 | 浏览次数:145 | 访问原文

从铜消费结构来看,最大的消费领域在电力电缆,其次是家电和汽车等领域,最后才是轻工等行业。可以发现,传统领域的消费可能在2015年触及峰值,而新增长点来源于新能源发电和新能源汽车,但基数较小。

具体落实到铜材来看,6月下旬铜杆加工费短期回升之后,在6月底和7月初再度回落,这意味着铜杆消费主要源于铜价回调下的补库,并不具备持续性。调研数据显示,7月1日,8mm铜杆加工费回落至400—600元/吨,6月21日至25日一度反弹至450—650元/吨。

目前铜消费亮点还是在于铜箔,主要是国内高端铜箔产能不足,而大多数高技术产品甚至新能源汽车用铜箔需求增长较快。然而,铜箔占铜总消费比重不大,只有6%左右,因此很难带动整个铜消费上升。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电解铜箔的总产能达到60.5万吨,同比增加7.1万吨或13.4%,其中电子电路铜箔产能37.6万吨,锂电铜箔产能22.9万吨。电解铜箔市场供不应求,企业基本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头部企业今年内订单基本排满。需求大幅增长驱动的供应紧张,刺激铜箔加工费飞速上涨。据了解,当前电解铜箔加工费相对2020年年底平均上涨近5000元/吨,其中厚度为8μm的锂电铜箔加工费约3.5万元/吨,6μm的加工费约4.5万元/吨,4.5μm的加工费达到7.5万元/吨。

目前,铜内外需求同步降温。据观察美国供应链在逐步恢复。中期来看,随着去年年底订购新机器以提高产量的芯片工厂将新产能投入运营,芯片供应也将增加。考虑到新机器交付需要6—9个月,安装和测试需要1个月,新产能下线需要2个月,这意味着全球芯片供应将在年底增加。长远来看,美国和海外在建的新工厂大约在两年后投入运营,这将进一步提升全球供应,满足快速增长的芯片需求。

从美国库存指标来看,4月,美国制造业存货同比增速已经升至5.5%,回到2013年以来的高点,存货调整基本结束。另外,截至2021年4月,除了零售商库存同比依旧是负增长之外,美国制造商和批发商的库存同比增速分别升至3.6%和5.2%,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内需降温一方面体现在季节性淡季,另一方面体现在制造业PMI在6月延续缓慢回落的势头。根据制造业PMI指标,进一步验证国内经济高点已经过去。6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9%,较上月微落0.1个百分点,继续位于临界点以上,但扩张势头连续第四个月放缓。从近6年数据来看,当前制造业PMI低于2017和2018年,但高于2019年。根据统计,沪铜活跃合约收盘价和中国官方制造业PMI呈现正向关系,且PMI有领先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可能从主动补库存进入被动补库存阶段(累库),需求逐步下滑的势头得到确认。生产指数为51.9%,比上月回落0.8个百分点,高于临界点,表明制造业生产保持扩张,但步伐有所放慢。

财政支出后置并不会引领中国经济在下半年出现新高点,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平滑经济回调的斜率。最近几年中国经济内生动力来源于两个——出口和地产,如果二者表现很好,经济增速势头就较好,反之则比较差,与财政前移还是后移关联不大。根本原因在于,从历史上看,基建投资只是在经济低迷期应急,并不是持续性的驱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