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

2020年有色金属铜行业研究报告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6日 | 文章来源:长江有色金属网 | 浏览次数:58 | 访问原文

导语

2019 年,全球矿产铜产量 2000 万吨,我国为 160 万吨。过去二十年我国铜产量的 复合增速为 5.4%,高于全球的 2.2%,但我国增速的波动大于全球。

 

1、铜博士触底反弹

铜(Cu)是人类最早使用的金属之一,质地柔软因而延展性好,具有良好的导热性 和导电性,广泛应用于电缆、电子电气元件、建材和多种合金中,是世界上应用量仅次 于铁、铝的第三大金属。

 

铜产业链上游主要为矿山开采、废杂铜回收企业,中游为铜精矿粗炼以及废杂铜精 炼企业,下游则为铜材深加工企业。

 

铜价具有“铜博士”之称,是反映宏观经济运行状况的锚。长期来看,“铜价与美 元指数走势相反”的论断大多成立。2011 年开始,伴随美国加息,美元指数走弱,经济 增长乏力,铜价进入漫长的下行期。

铜价下行抑制铜矿探采投资。铜价触底反弹。铜价于 2020 年 3 月跌至 4618 美元/吨的历史低位,随后触底反弹, 于 2020 年 6 月底突破 6000 美元/吨。短周期来看,铜价自 2017 年底以来的下跌告一段 落;中周期来看,铜价自 2011 年上一波高点至今,很少出现接近 3000 美元/吨的大力度 反弹,本次的反弹持续性如何,未来空间如何,相关上市公司受益程度如何?本文将重 点分析铜价背后的供需关系以及演变趋势,为铜价以及铜行业股票的分析提供参考。

2. 铜资源储量南美最高,我国铜矿依赖进口

2.1. 全球资源分布,集中在南美洲

根据 USGS 数据,2019 年全球铜可采储量仅为 87000 万吨,智利居第一位,储量为 20000 万吨,占全世界总储量的 23.0%;澳大利亚储量为 8800 万吨,占比 10.1%;秘鲁 储量为 8700 万吨,占比 10.0%;墨西储量为 5300 万吨,占比 6.1%;其后分别为美国 (5100 万吨)、中国(2600 万吨)。

得益于现代勘查和采矿技术及规模化开发技术的推广和应用,过去二十年(2000- 2019)全球铜储量增速为 5.1%。其中智利不仅体量最高,且增速不低,增速为 4.4%;同样位于拉美地区的秘鲁和墨西哥 2000 年铜储量仅为 1900、1500 万吨,经政府大力勘 探开采,2019 年铜储量分别占据全球 10%、6.1%,年复合增速 8.3%、6.9%;美国储量 较大,但增速缓慢,年复合增速仅为 0.7%;我国的复合增速为 2.0%,总体偏低。

从分布位置来看,超级铜矿山绝大多数分布在智利(五座)和秘鲁(三座)两国。2019 年全球铜精矿产量为 2037 万吨,同比出现 0.3%的负增长。2019 年智利凭借 560 万 吨的铜精矿产量位居世界第一,铜矿大国当之无愧。2019 年全球前十大铜矿山总计生产 铜精矿 496 万吨,占比全球产量 24.3%。

2.2. 中国铜矿集中在西北、华东、东北

受资源禀赋的限制,我国铜矿具有分布较为分散、品位低、采选难度大等特点,并 且小型矿山居多,中大型矿山较少,全国共有铜矿区 2159 处(2014 年国土资源部统计)。规模在万吨以上的铜矿仅有 18 处:

 从地理分布上看,西北(新藏青蒙)、华东(赣徽闽)、东北(黑)、西南地区(川 滇),分别拥有 6、5、3、3 个万吨矿山;

 从矿山归属来看,江铜占 3 个(德兴、城门山、武山),紫金矿业集团 4 个(紫 金山、多宝山、阿舍勒、德尔尼),中国黄金集团 3 个(乌奴格吐山、湖北三 鑫、甲玛),云铜集团拥有 2 个(大红山、拉拉),铜陵有色 1 个(冬瓜山)、 金川集团 1 个(龙首山)、西部矿业 1 个(霍各乞)、陆玖铜矿(民营独资,3 个)。金川集团仅有的龙首山铜镍矿和中国黄金集团的湖北三鑫金铜矿均为伴 生铜矿,产量媲美主体铜矿山,同样归为万吨级铜矿山序列。

2016 年,《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 年)》由国土资源部、国家发改委、工信 部、财政部、环保部、商务部共同组织编制并发布实施,其中明确了全国九大矿区。

江西铜储量长期居于国内最高水平,但由于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的制约因素不断增多, 接续基地严重不足,现有矿山增储增产难度加大,新勘探储量增速远低于消耗速度,储 量逐年下滑,从 2010 年近 700 万吨下滑至 2017 年的 450 万吨,年复合增速-6.1%;西 藏于 2016 年发现铁格隆南铜(金银)矿床,为我国最大单个千万吨级铜矿床,远景资 源量超过 1500 万吨,一跃至我国铜储量最大省份。

我国矿山开采目前遇到的问题有:

 资源储备不足影响矿山服务年限。中国万吨级铜矿山随着开采年限增长,资源 将出现下降,最低的矿山服务年限仅余 5 年。

 工艺装备相对落后影响矿山经济效益。回采率偏低、贫化率偏高,矿石回收量 相对偏低,导致成本升高;设备落后不仅造成生产效率低、物耗高、产能限制, 并且影响选矿回收率。

 铜价在成本区间波动影响生产稳定性。中国万吨级铜矿山生产完全成本平均在 33000-35000 元/吨,新建矿山、品位低矿山及负担较重的老矿山完全成本较高 约在 38000 元/吨左右。

 环保问题严峻。尾矿的环保问题一直存在,其较大的占地面积,尾矿随大风形成的扬尘易造成的空气污染问题,管理不当易造成泄露、滑坡等问题;另外矿 区采矿每天会产生数万吨含有重金属元素的废石,长期堆放易造成重金属元素 随着降雨四处漫流。

2.3. 中国产量高于全球,进口增速放缓

2019 年,全球矿产铜产量 2000 万吨,我国为 160 万吨。过去二十年我国铜产量的 复合增速为 5.4%,高于全球的 2.2%,但我国增速的波动大于全球。

铜进口方面,我国 2019 年为 2200 万吨,过去十年复合增速 14.0%,近年增速有所 放缓。进口来源方面,智利、秘鲁两国作为全球铜储量最丰富的国家之一,2019 年分别 占比 35.2%、27.0%,两者合计占比逐步上升。2020 年上半年,由于南美新冠疫情蔓延, 铜矿运营受到较大冲击,两国进口占比有所下滑。

3. 铜需求稳步增长

全球来看,精炼铜消费量增长缓慢,2000-2019 年复合增速仅为 2.4%,而我国年复 合增速高达 10.5%,远超全球水平。全球需求大国按占比从高到低排列为中、美、德、 日和韩国,其中我国需求占比呈现逐步提升的趋势,从 2000 年占比 12.7%,提升至 2019 年的 53.7%,已占据全球半壁江山。

目前我国精炼铜下游需求最高的板块是电力,占比 53%,其次分别是空调家电、交 运(汽车)、建筑和电子,占比分别为 15%、9%、8%和 7%。

电网投资回暖,铜需求小幅拉升。电力行业是国内铜消费的第一大领域,铜产品广 泛应用于电线电缆、电机、输变电设备(高压开关、变压器)、电器附件。2019 年,我 国共计完成电网投资 4856 亿元,超额完成 2019 年计划的 4500 亿元投资。2020 年 6 月 电网基本投资完成额同比增速转正,电力投资现回暖迹象;且由于新基建中特高压项目 逐步上马,对铜需求量具备一定提拉作用,电网日常检修耗铜量也将随之较大。我们预 计 2020-2022 年电网用铜需求量小幅增长,增速分别为 1.2%/1.0%/0.8%,需求量分别为 686.5/693.4/699.0 万吨。

空调用铜需求仍具成长空间。家电行业中,铜主要运用于空调、冰箱、微波炉等家 电的导电导热元器件,其中又以空调、冰箱产品为主。相比冰箱“一户一台”的保有量, 空调具备“一户多台”的属性,每户家庭空调保有量可达到甚至超过两台。考虑农村居 民家庭冰箱已经过于饱和,空调需求仍具成长空间。我们预计 2020-2022 年家电领域铜需求增速为 2.8%/1.9%/1.5%,需求量为 204.2/208.1/211.2 万吨。

交通运输行业中,铜主要用于汽车领域。2019 年 12 月中国工信部表示为稳定市场 预期,承诺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将保持相对稳定,不会大幅退坡;2020 年宣布补贴将延 续至 2022 年,且每年退坡缓慢。相比于 2019 年补贴大幅下滑的境况,2020 年政策更加 温和,车企盈利将回升,更多优质车型将推出,利好市场增长。因此,我们预计 2020- 2022 年新能源车铜需求增速 42%/35%/38%,传统汽车铜需求增速 3%/2.8%/3.4%,汽车 铜总需求增速分别为 6.9%/7.1%/9.2%,需求量分别为 101/108/118 万吨。

建筑行业中,电线、电缆、铜水管、燃气管等均是涉及铜消费的主要产品,其中主 要是供电设备消耗铜材比较多。考虑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额、房屋竣工面积增速均已转 正,地产需求复苏,我们预计 2020-2022 年建筑用铜增速 2.2%/2.0%/1.7%,需求量分别 为 104.7/106.7/108.6 万吨。

综合以上,我们预计 2020-2022 年精炼铜需求分别为 1307/1340/1364 万吨,年复合 增速为 2.1%。各下游中,电网需求占比最高,电网投资回暖叠加特高压项目催生更高电 网铜需求;新能源车需求增长是汽车领域的重要增长极,但占比过小,对总需求增长贡 献不大。

4. 铜精矿供给偏紧,中期景气上行

4.1. 疫情冲击,全球铜精矿供给收缩

截至目前秘鲁的 Quellaveco 和 Quebrada Blanca 二期项目都已停止项目建设,蒙古 Oyu Tolgo 也放缓了地下矿项目的建设。预计比起已有产能的缩减,疫情对全球铜矿后 续新增产能的释放的影响会更大。

自由港、力拓、安托法加斯塔和淡水河谷等矿业企业都下调了全年产量预期。根据 测算,目前全球铜矿受疫情影响的铜矿产量达 35 万吨,海外 33.5 万吨、国内 1.5 万吨。

综合考虑全年疫情因素,2020 年矿产铜受影响产量约 45 万吨。

与海外铜矿相比,国内铜矿供应受疫情影响不大,一季度矿山减产 2 万吨。尽管小 型矿山 2 月底被迫停产,内蒙新疆的一些小矿 4 月中旬才恢复,但由于大矿山春节生产 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大矿山占总供应量的 60%,因此对全年产量影响不大。考虑国内多 宝山等项目投产,预计 2020 年国内铜矿产量增加 7 万吨左右。

4.2. 南美矿山扩产计划推迟

疫情爆发前,展望 2020-2023 年,预计可能投产的 10 万吨级以上的大矿大多集中 在秘鲁和智利,未来四年预计增加产能 190 万吨/年。除此之外印尼的 Grasberg、蒙古的 Oyu Tolgoi 和民主刚果的 Kamoa-Kakula 铜矿同样会带来非常可观的铜矿产能增量,综 合考虑,2020-2023 年仅 10 万吨以上规模的矿山的扩产达到 189.9 万吨,整体矿山扩产 很可能超过 200 万吨。

疫情冲击不仅影响现有产能运行,还推迟各大铜矿扩产计划。智利国家铜业委员会 宣布本应在 2020 年底投产的 MineJusta 项目将“推迟数月”,投产时间延后至 2021 年;四月,必和必拓宣布由于新冠疫情,工作人员减少,旗下位于智利的 Spence 铜矿扩产项 目推迟至 2021 年初;泰克资源也宣布重启 Quebrada Blanca 二期项目,但投产时间从 2021 年下半年推迟 6 个月至 2022 年初;Cetninela、Michiquillay 矿工罢工风波未决,扩 产计划预期各推迟一年。

位于刚果的 Kamoa-Kakula 铜矿进展顺利。该矿由紫金矿业和艾芬豪各持有 39.6% 股份。艾芬豪矿业公司 7 月初表示,其 Kakula 铜矿地下开发工作进度超预期,现已超 前完成 5.1 公里,总计完成超 17 公里。6 月采矿团队完成了 1729 米的地下开发,比当 月计划超前了 575 米。预计 Kakula 铜矿将于 2021 年三季度正式投产。

疫情爆发前,2020/2021/2022/2023 年矿山扩产分别为 28.7/83.7/22.5/55.0 万吨;疫 情爆发后,各大矿山纷纷延迟扩产计划,2020/2021/2022/2023 年扩产计划分别为 0/66.9/45.5/77.5 万吨。虽然总量变化不大,但扩产节奏大大不同,即 2020-2022 年实际 扩产情况,较此前预期大幅下降。而推迟到 2023 年的这部分扩产量,将会面临较大的 不确定性,因此总体上,疫情导致全球铜矿供给量大幅低于预期。

2020 年,国内贡献增量的主要项目是黑龙江的多宝山铜矿二期扩建工程,预计增量 在 1.5 万吨。随着紫金矿业收购巨龙铜业,项目投产有望加速,预计 2021 年底一期项目 建成投产,在未来可能为国内铜矿供应贡献重要增量。

4.3. 铜精矿全球供需中期偏紧,景气度上行

根据南美各主要矿山扩产计划推迟情况,2020-2022 年,全球铜精矿产能为 2413.0、 2479.9 和 2525.4 万金属吨,同比增速分别为 0%、2.8%和 1.8%。根据 ICSG,2020 年 5 月全球铜矿山产能利用率为 76.2%,我们考虑到 2020 年底后续各矿山逐步恢复正常运 营,预计 2020、2021、2022 年全球矿山产能利用率分别为 82.5%、83%和 83%,从而预 计铜精矿供给分别为 2008.0、2058.3、2096.1 万吨,增速为-2.2%、2.5%和 1.8%,其中 2020 年由于疫情和罢工等因素影响,供给负增长。

全球铜精矿需求量为 2019 年为 1992 万金属吨,2020-2022 年我们预测分别为 2035.3、 2087.8 和 2121.9 万吨,由此得到 2020-2022 年铜精矿缺口为-27.3、-29.5、-25.9 万吨。即需求持续稳步上升,以及疫情的冲击,使得全球铜精矿供需格局逐步由松转紧,未来 三年铜精矿出现小幅缺口。

国内情况,考虑国内多宝山、鹤山、西藏巨龙铜矿等项目投产,国内供给小幅增长;随着我国废铜回收能力增强,废铜需求增速触底反弹,我们测算 2020-2022 年我国铜精 矿缺口为-563、-569、-583 万吨,仍然供不应求,需要依赖进口。

5. 精炼铜:冶炼费下降压制产量,供应逐步转为偏紧

5.1. 我国是精炼铜大国

根据 ICSG 统计,全球精炼铜产能从 2000 年的 1700 万吨上升至 2019 的 2880 万 吨,年复合增速 2.8%;产量从 2000 年的 1480 万吨/年上升至 2364 万吨/年,年复合增 速 2.5%。全球精炼铜产能利用率除了 2009 年外(金融危机导致仅为 79.2%),过去二十 年均高于 80%。

我国并非储量丰厚的铜资源国,却是铜冶炼大国。2019 年我国精炼铜产能已达 1259 万吨/年,铜冶炼行业投资同比增长 40.9%;随着新建扩建,产能不断增长,2020 年我国 新增冶炼产能 45 万吨,2021 年预计新增产能 64 万吨/年,预计 2021 年我国精炼铜将达 到 1368 万吨/年。

我国精炼铜产能在 40 万吨/年以上的有六家,其中最高的为贵溪冶炼厂,年产能达 到 100 万吨/年。智利作为铜资源大国,高产能冶炼单位仅有 4 家,印度、日本各为 3 家, 且单一冶炼单位产能均未超过 50 万吨/年。

我国铜矿储量仅占百分之三,但精炼铜产量位居世界第一。2019 年全球精炼铜产量 为 2365 万吨,我国为 978 万吨,占比 40%,位居全球第一;智利、日本产量分别为 227 万吨、150 万吨,占比 10%、6%。

5.2. 冶炼费持续下行压制供给

TC/RC 指的是精铜矿转化为精炼铜的总费用,TC(Treatment charges)就是粗炼费, RC 就是(Rifining charges)精炼费。TC/RC 越高,越利好冶炼厂商;TC/RC 越低,越利 好矿产商。目前仍位于 60 美元/吨以下,直逼冶炼厂成本线。江西铜业和铜陵有色与安 托法加斯塔签订 2020 上半年 TC 长单,仅为 65 美元/吨,与历史最高价相去甚远。

冶炼费用下降压制产量增速。自 2015 年冶炼费用下滑之后,全球、中国产量增速 均出现下滑。2019 年,全球、中国精炼铜产量增速分别回落至为-0.4%、5.6%,较 2014 年的 7.2%、14.7%的增速大幅下滑。

5.3. 我国精炼铜供需维持弱平衡

我们预计国内 2020/21/22 年电解铜产量分别为 960/990/1030 万吨,精炼铜进口量逐 步下降,国内需求增速为 2.1%/2.5%/1.8%。目前由于全球疫情冲击,叠加冶炼费用持续 下行,产量难以高速增长。2020-2022 年国内精炼铜仍供需两弱。

6. 投资建议

由于南美矿山受疫情冲击,运营情况、扩产计划受阻。全球铜矿供应进入低速甚至减速增长时代,全球铜精矿中期供给偏紧。

加工费持续走弱压制冶炼企业产能,国内精炼铜供应偏紧,铜价有望迎来反弹, 冶炼端标的将迎来重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