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

自由港麦克莫兰:成也并购,败也并购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7日 |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 | 浏览次数:37 | 访问原文

我们翻开全球顶尖矿业公司的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并购史。矿业公司想要完成跨越式发展,进行并购可以说是最好的途径。既然是并购就有成功,也有失败,今天我们要谈的就是一家非常有代表性的企业,他既经历过成功的辉煌,又吞下过失败的苦水,他就是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

自由港麦克莫兰(Freeport-McMoRan)是一家顶尖的国际大型矿业公司,总部位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以标普公布的2019年数据来看,他是全球第四大铜生产商,全球第一大钼生产商,以及全球领先的黄金生厂商。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众多的的优质项目,比如印度尼西亚的Grasberg铜金矿项目,北美的大型Morenci铜矿项目以及南美的Cerro Verde铜矿项目等。

以现在的角度来看,自由港麦克莫兰依然是一家非常出色的跨国矿业巨头,但相比于2012年风光无两,可就黯淡的多了,而这一切都源于矿业并购。

一、疯狂并购,风光无两

自由港麦克莫兰的前身是1912年在德州自由港成立Freeport Sulphur Company 。三十年代后,该公司逐步走上多元化经营道路,先后进入锰、镍矿石开发以及镍钴精炼等领域,并于1956年进军石油领域。为展示其多元化矿产资源开发商的身份,FSC于1971年更名为Freeport Minerals(FMC),并于1981年与McMoRan Oil & Gas合并组建Freeport-McMoRan。新公司业务涉及石油&天然气生产、硫和磷矿石开发以及金银、铜、铀矿开发。

随着业务重要性的持续凸显,1995年Freeport-McMoRan Copper & Gold被从其控股母公司Freeport-McMoRan中分拆独立出来。此后不久(1997年),原Freeport-McMoRan被当时的化肥生产商IMC收购,其下属涉足油气业务的McMoRan Oil & Gas和Freeport-McMoRan Sulphur两家公司被整合成为McMoRan Exploration(1998年)并独立上市,专注于油气资源开发。

自由港麦克莫兰真正完成质变实在2007年,在这一年该公司斥巨资收购美国最大的铜资产开发商Phelps Dodge,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商之一。

并购让自由港麦克莫兰吃到了甜头,随着国际油价的上涨,该公司酝酿着一场重返油气领域的大戏。2012年,自由港麦克莫兰铜金公司斥近百亿美元高价收购PXP能源公司和MMR能源公司。两项交易完成后,自由港重新挤进美国顶尖的能源生产商队列,并顺利进入全球矿业第二阵营的前列,并且大有追赶必和必拓和力拓之势。

至此自由港麦克莫兰成为了一家能源+资源共同发展大型跨国矿业公司,被国际很多媒体评价为矿业公司发展的新范式,一时间风光无两。

当时谁能想到,未来有一场巨大的危机将要到来临,而这场危机也是源于这几次矿业并购呢?

二、剥离资产,断臂自保

激进地并购,给自由港带来了沉重的债务压力,使得2013年总负债较前一年增加超过200亿美元,总资产负债率一下抬升20个百分点。

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和金属矿产品价格暴跌,自由港麦克莫兰是受此影响最大的矿业公司之一。公司经营愈发困难,债务压力急增,资金链几近中断,资产负债率持续攀升,甚至到了濒临破产的地步。

为了能够生存,自由港麦克莫兰不仅剥离了油气资产,还忍痛割爱剥离了部分自己最为核心的铜矿资产。

2014年自由港麦克莫兰通过出售智利Salado铜矿和美国Eagle Ford页岩气等资产,回收资金46亿美元的现金。但仍未能缓解危机,2015年后自由港麦克莫兰继续扩大资产出售范围,先后出售了在刚果Tenke铜钴矿中的全部权益及在美国Morenci铜矿中的部分权益,同时继续大规模剥离出售油气资产。

在2016年年末,自由港麦克莫兰的财务危机才算有所缓和。持有的现金规模回升至42.45亿美元,净债务也较前一年回落40%以上至117亿美元。但同时大规模剥离资产也让公司的体量严重缩水,相比于巅峰期总资产减少了超过40%。

三、小结

自由港麦克莫兰在大规模剥离资产之后,已经完全不具备了追赶顶级矿业巨头的实力,能不能继续保持现有地位都成了问题。由于过去一年多铜价的低迷,自由港再次陷入了低迷,最近几个月,巴里克黄金公司的多位高管在公开场合表示有意全部或部分收购自由港麦克莫兰,特别旗下全球最大铜矿Grasberg项目。虽然自由港麦克莫兰对此表示了拒绝,但可以想象该公司现在的处境。

自由港的成功源于并购,失败也源于并购。现在我们去评论他的成功和失败显然有点“马后炮”的意思,但至少我们能从中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1、自由港麦克莫兰虽然在历史上涉足过油气领域,但在1998年以后油气资产和人才就已经被剥离了,十多年后再次进入油气领域没有什么过多的经验可以谈,其实是进入了自己并不算太熟悉的领域,虽然当时油价还不错,但收购的油气资产相比于中东地区显然生产成本太高了。

2、矿业并购需要量力而行,频繁的并购势必会加重公司的财务压力,没人能准确的预测市场,确保公司负债率和现金流的健康是非常重要的。

3、想要抄底并购普通资产的思想是不可取的,收购资产的最核心要素还要关注于项目本身,真正的好资产是可以抵抗风险的。

4、矿业并购既然有成功的,当然也有失败的,但成功和失败并不在于一时,从长尺度来看甚至会发生反转。

其实自由港麦克莫兰至今仍然是货真价实的跨国矿业巨头,并且在铜、钼等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依然非常可观,随着铜的前景越来越被看好,铜价连续的大幅上涨,自由港麦克莫兰的未来还是值得期待的,毕竟他手中可是控制着全球前五大铜矿中的两个,另外还有一个全球最大的铜金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