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

“内循环”下看铜市场的未来走势

发布时间:2020年8月12日 | 文章来源:长江有色金属网 | 浏览次数:27 | 访问原文

宏观新闻

1
央行: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完善跨周期设计和调节,处理好稳增长、保就业、调结构、防风险、控通胀的关系,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推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8月底基本完成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定价基准转换工作。坚持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的连续性、一致性、稳定性,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

2
财政部:把保就业作为重中之重,用好用足抗疫特别国债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重点支持带动就业能力强的补短板项目,开发更多就业岗位。鼓励创业带动就业,支持养老、托育、医疗、家政等社区家庭服务业发展壮大,吸纳更多就业。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大力提升县城公共设施和服务能力,开发更多就业岗位。推动传统制造业优化升级,支持战略关键领域工程化攻坚、重点产业升级服务平台建设,引导资本、资源向战略关键领域聚焦,促进产业链向中高端迈进。

3
中证报:近期,多家央企召开了2020年年中工作会议,部署下半年工作重点。全面落实“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成为央企下半年工作重心;混改、重组、“新基建”是下半年央企改革发展的关键词。业内人士认为,各项改革将进入加快落地新阶段,混改、并购重组等举措有望激活资本市场一池春水。

4
外交部:美国寻求将中国打造成对手,是严重战略误判,是把自身的战略资源投入到错误的方向。中方始终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精神,与美方共同构建一个协调、合作、稳定的中美关系。同时我们将坚定捍卫自身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行情
供应端:疫情防控,供给延续扰动

1、7月TC下滑至50下方

冶炼费用是精炼铜矿产端供应的一个重要变量,一般来说,如果矿产供应宽裕,则铜冶炼商话语权较强,冶炼费用TC倾向上涨,反之,当矿产供应较为短缺时,则冶炼费用倾向下滑。中国2020年7月现货冶炼费下滑至49.3美元,已经不足50美元,再创10来年的新低,全球铜矿主产地智利、秘鲁等国的疫情未见显著好转,其生产和运输仍然受到干扰,在其有效好转前,TC低迷或难以改变,或者可以进一步说,下半年原料供应形式仍十分严峻,这是需要做好心理准备的。不过从边际角度看,TC低迷影响国内冶炼端的积极性,亏损状态下,整体生产动力不佳,TC在60下方下滑幅度处在偏窄状态,进一步大幅下滑动能也略显不足。

2、6月铜产量状况延续改善

2020年1-6月国内精炼铜产量为482.2万吨,5月单月产量为86万吨,二者增速分别为4.6和3.5,单月增速的基数问题已经回归正常(80万吨上方),累计攀升近2个点,一方面表明疫情对国内生产的影响基本结束,另一方面也要看到,由于疫情导致2020年2-3月存在巨大的产量缺口,累计增速全年的同比增幅可能都不高(不排除一直在个数),这也是需要留意的。

3、7月进口大幅亏损

本轮铜价上涨第一阶段由中国主导,因为中国疫情最早控制,复工复产也领先欧美,第二波上涨,主导由LME来领先,其当下正处在库存去化路径上,而中国已经开始累库,因而过往短暂的高进口盈利窗口在6月已经扭盈为亏,并在7月亏损大幅恶化,月均亏损额度普遍在300-400元,主体在于价格外强内弱,导致进口成本大幅攀升至52000高位,把内外错位分化表现的淋漓尽致。进口暴亏,后期关注库存内外潜在流传的可能性。

4、7月全球库存窄幅回落

7月全球三地库存窄幅下滑2.5吨至37万吨附近,延续了3月下旬以来的去库存路径,但下滑幅度和主导减量发生了转移,一方面,全球库存自3月下旬近62万吨高位至今已经下滑超过了25万吨,下滑近40%,但月度环比下滑幅度在7月却出现大幅收窄,从过往连续超过6万吨减量已经缩窄至2.5万吨,是否意味着全球库存去化逐渐接近底部区域,值得后期密切留意;另一方面,全球库存去化的主力军已经从中国转向了LME,可以说,自3月以来中国库存持续下滑供需了全球库存减量的主要部分,随着国内生产的逐步恢复及淡季的到来,SHFE库存已经扭降为升,7月库存从6月的10万吨一线攀升只近16万吨,而LME还处在月度减少超过9万吨的路径,而COMEX累库未见尽头,因此,LME和SHFE从过去一致出现了分化,LME成为全球库存继续去化的唯一力量,考虑到全球生产和需求的主体是中国,中国因素变化可能对全球库存变动带来巨大影响,需要密切留意。

美国疫情二次爆发,拉美开始分化

新冠疫情在不同国家或地区爆发的影响力不同,欧美金融市场发达,是消费的主力军,其对风险资产多有定价权,而广大发展中国家处在次要地位,多数属于商品输出型,影响力相对较弱,若某个对全球原料输出占据主导地位的发展中国家爆发疫情,往往可能对这种单一资源产生局部领域的重大影响,比如巴西的铁矿、智力和秘鲁的铜矿等,都是全球领域的主要矿产原料输出者,当他们爆发疫情会冲击到矿产的生产和运输,从而导致全球原料端的供给阶段性短缺。

最新疫情数据显示,美国新增病例在5月底开始二次爆发,新增数据创出新高,且累计病例疫情数据向上斜率总体较为稳定,此说明美国疫情拐点依然未现,美国主导的能源系价格存在波动的压力;从南美疫情看,巴西疫情依然处在顺滑阶段,表明其疫情还未有好转,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全球最大的铜矿输出国智力,疫情累计数据曲线已经开始出现拐头走平的迹象(二阶倒数<0),此表明南美疫情走势由同向出现分化,铜矿原料端的负面扰动未来存在好转的可能性。

总结

疫情对风险资产价格冲击或将呈现出几阶段特点:
第一阶段:疫情爆发,需求恐慌性冲击,导致价格往往呈现出极速爆搓;
第二阶段:恐慌结束和价格风险释放后,供给端扰动显现,价格迈入第二波反弹,以修复爆跌前的启动区域;
第三阶段:疫情到顶,经济生活逐步或基本恢复,真实供需上位影响价格走势,此时,疫情所影响的所有预期全部结束,价格或呈现出二次下探,这属于右侧窗口。

当下全球主流国家的疫情尽管在3-5月出现阶段性的拐头信号(中欧为代表),但局部性疫情爆发仍未有明显好转(美国为代表),这可能对当下市场热炒的经济重启带来干扰,尤其对金融属性较强的铜商品而言,容易受到其干扰。铜作为第二阶段上涨过程中的供需错配品种,其不仅受到需求端中国因素的影响,也受到南美疫情供给端的影响,在当下中国基本全面恢复经济运行几个月后,需求端集中性冲击已经结束,剩下只剩下单一腿供给端的影响。尽管眼下,疫情对铜矿的影响仍未有彻底结束,但最大供应国智利的疫情边际好转,可能会缓解矿产端紧张的状况,因而铜价未来上涨的动能存在减弱的可能性。(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