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jing

近忧远虑并存,企业生产及供应链布局策略如何转变?

发布时间:2022年7月6日 | 文章来源:盖世汽车网 | 浏览次数:248 | 访问原文

眼下,汽车供应链正面临大考。疫情反复,叠加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对供应链安全提出挑战。

马勒集团是一家德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也是全球最大的汽车供应商之一。作为内燃机及其外围设备的组件和系统的制造商,该公司是全球三大发动机系统,过滤、电气、机电一体化和热管理系统供应商之一。

在当前局势下,汽车行业如何快速应对疫情等风险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压力,如何走出当前的市场困局,未来又如何减少甚至避免新的危机?作为一家全球化的企业,马勒集团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汽车重镇停摆 供应链受阻

自2020年年初以来,汽车行业受到了疫情的巨大冲击,汽车的全产业链深受影响,这一影响也持续至今。

受上海封控造成的零部件供应短缺影响,丰田汽车日本本土的部分工厂在5月和6月暂停运营。

另外,特斯拉在过去的三个月也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受上海疫情影响,3月28日至4月18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停工停产,直至4月19日才开始逐步复工复产。

丰田作为传统的燃油车企业,业务已经非常稳健。丰田的强项不在于变更、创新,而是在于效率和精益。一直以来,汽车行业都在学习丰田的精益生产模式,但在“黑天鹅”频发又难以预测的大环境中,这样的生产模式似乎受到了很大挑战。

近忧远虑并存,企业生产及供应链布局策略如何转变?

图片来源:马勒中国官网

特斯拉则是另一个方向的“极端”。率先提出电气化,2012年从高端车开始杀入市场,特斯拉至今仍在电气化市场“大杀四方”。从一个“大玩具”开始,特斯拉走进千家万户,这一过程并不容易。但即便势头强劲如特斯拉,其供应链也难逃疫情的影响。

事实证明,无论是传统势力还是新势力,这一次都惨遭“滑铁卢”。

困难重重 传统供应链模式机制迎挑战

祸不单行,除了疫情的影响,供应链还面临着重重困难。

去年9月16日,发改委印发能源消耗强度和总量双控的文件,部分地区工厂停摆,陕西、云南等锰和硅的重要产地产量下降。

另外,货币超发和碳排放交易、极端天气的影响、日、德等国的核电退出等因素都造成了一系列影响,引起能源价格剧烈波动,也带来了原材料短缺的后果。

除此之外,地缘政治因素也对供应链造成了巨大影响。走中欧铁路运输绕不开的地方就是白俄罗斯、乌克兰,然而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发生战争冲突的地方就不可避免地停下来了。除了交通,金融制裁、出口管制等又让跨国供应链层层受阻。

针对俄乌冲突局势造成的能源缺口,天然气高度依赖进口的欧洲选择求助北美,这也意味着能源价格和运费的飙升。一直以来,汽车行业的大头在研发,能源只是小头。但自此之后,行业中的各个公司不得不开始将能源放进预算中来考量,并且能源也在其中占据了一定的份额。

近忧远虑并存,企业生产及供应链布局策略如何转变?

图片来源:马勒中国官网

零部件的供应也是如此。此前,全球有多家车企乌克兰建厂,其中的大部分工厂都生产汽车线束。而俄乌冲突的爆发,则导致线束供应短缺,许多车企一度因此停产。

原材料和零部件供应短缺从2021年下半年持续至今,实际上背后的原因很大程度上还与汽车行业传统的精益生产模式有关。

现金流是企业的“命门”。从财务管理的层面来看,零部件的库存挤压会占用企业现金流。正因如此,汽车行业长期以来都在奉行“低库存”甚至是“零库存”的策略。

疫情以来,面对难以预测的黑天鹅事件和经营环境的高度不确定性,整个产业链常常面临现金流的压力。许多公司接到集团降低库存的要求,对待新业务更加谨慎。在这个过程中,原本按照正常生产速率准备的库存逐渐被消耗,生产放缓,造成了库存的历史低位。

面对重重困难,传统的系统供应商模式急需转型。

金田铜业的高进度棒线铜带、铜线、电磁线、磁钢被广泛用于新能源汽车领域。

优化布局 应对供应链安全大考

疫情的冲击正悄然改变着汽车供应链的生存和运作模式。随着宏观环境的不确定因素增多,很多企业都已经认识到,必须加强供应链韧性和灵活性。

从2015年开始,马勒集团在不确定的市场情况下选择了“双轨战略”,靠传统发动机稳健的业务支撑新能源的开发,巩固市场地位引领行业的发展。

近忧远虑并存,企业生产及供应链布局策略如何转变?

图片来源:马勒集团

企业供应链的核心目标,是保证经营的连续性。随着疫情的反复和持续,疫情对于供应链的影响或许将从局部性、暂时性演变为系统性、长期性。对此,供应链布局策略的制定应着重于增强企业的风险应对能力和供应弹性,使企业有能力应对和化解种种难以预测的挑战。

马勒集团的“双轨战略”便是如此,稳定可靠、充满机遇的业务领域均有布局且双轨并行,大大增强了业务板块之间的相互支持能力和企业本身的抗风险能力,更能增强供应链的韧性。

此外,加强供应链的灵活性也同样重要。

眼下,稳定供应是汽车供应链的首要任务。在市场和环境不断波动的情形下,生产的灵活性、稳定性对于供应链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汽车制造商需要根据市场需求来不断调整布局策略。

海外零部件的进口运输需要8-12周的时间,这意味着主机厂往往需要提前近三个月的时间订货。如果遇到其他情况,时间线就会拉得更长了,这就大大降低了供应链的灵活性。

因此,尽管汽车行业生产供应全球化的趋势将长期存在,但供应链的布局与管理需要与时俱进。例如汽车制造商应尽量缩短供应链布局半径,提高供应链本土化程度。

 

近忧远虑并存,企业生产及供应链布局策略如何转变?

图片来源:马勒中国官网

如今马勒的业务已遍布全球五大洲,在全球有近160个生产基地和研发中心,研发和生产前瞻的产品和系统。马勒也希望在电气化中成为系统的供应商,通过全球的布点,将在一个地方的研发和模块化推向全球。例如即便受到疫情的影响,马勒也可以从欧洲进口前端模块,保证向主机厂的供应稳定。

同时马勒也表示,未来欧洲和中国对整个电气化路线的设计和布局也有可能完全不一样,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近忧远虑并存,企业生产及供应链布局策略如何转变?

图片来源:马勒中国官网

实际上,疫情、地缘政治等因素的影响不仅是对车企疫前供应链建设和疫中供应链管理的考验,对疫后供应链的优化也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

在新四化趋势影响下,汽车产业链进一步延长,带来更多新技术与商业模式的发展模式,竞争格局也发生变革。风险到来时,如果企业能够在市场、运营等方面抓住机遇,构建核心竞争力,将更容易在危机过去之后占据主导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