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jing

风电上演“大跃进” 跳过平价直接跃入低价时代

发布时间:2022年4月12日 | 文章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 浏览次数:285 | 访问原文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讯:风电产业进入平价时代不到一年半时间,近日,出现了一系列“大跃进”的现象,或将促使风电产业直接进入低价时代。

4月6日,金山海上风电场一期项目竞争性配置,涉及16家风电业主企业参会,最终确定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绿色环保能源有限公司、中海油融风能源有限公司联合体为项目业主,项目上网电价为0.302元/ KWh,低于0.4155元/ KWh的上海市煤电基准上网电价。

4月8日,新疆自治区发展改革委印发《完善我区新能源价格机制的方案》。《方案》明确,用好用足国家新能源发电上网电价政策,将2021年起投产的新能源平价项目发电量全部纳入电力市场,目标上网电价0.262元/ KWh。文件将风电等新能源目标上网电价定为0.262元/ KWh,和新疆0.25元/ KWh煤电基准上网电价基本持平。

从特许权风电项目到如今的风电平价项目,中国风电产业发展已有30余年,期间,风电电价大致历经了4个阶段。

标杆电价阶段。2009年7月2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完善风力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发改价格〔2009〕1906号),按照风能资源状况和工程建设条件,把全国分为四类资源区,并核定了对应的标杆上网电价。同时规定,风电项目上网电价包括脱硫标杆电价和绿电补贴两部分;上网电价在当地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以内的部分,由当地省级电网负担,并随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调整而调整;高出部分通过全国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分摊解决。

2014-2016年期间,国家主管部门根据风电行业发展情况,对陆上风电的标杆上网电价进行了相应的降价调整。并鼓励通过招标等竞争方式确定陆上风电项目的业主和上网电价;同时规定,通过竞争方式形成的上网电价不得高于国家规定的当地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水平。

竞价阶段。2018年,根据国家能源局印发的《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国能发新能〔2018〕47号)要求,从2019年起,新增核准的集中式陆上风电项目和海上风电项目应全部通过竞争方式配置和确定上网电价。以竞争的方式配置风电项目和竞价上网成为风电行业新趋势。

指导电价阶段。2019年5月2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发改价格〔2019〕882号)提出,集中式项目标杆上网电价改为指导价,新核准上网电价通过竞争方式确定,不得高于项目所在资源区指导价;对于分布式项目,参与市场化交易的由发电企业与电力用户直接协商形成上网电价,不享受国家补贴;不参与市场化交易的,执行项目所在资源区指导价。风电指导价低于当地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含脱硫、脱硝、除尘电价,下同)的,以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作为指导价;2021年1月1日起,新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全面实现平价上网,国家不再补贴。

风电平价阶段。陆上风电平价时代于2021年1月1日底开启,海上风电平价时代于2022年1月1日开启,海上风电由各地方自行安排扶持补贴政策,截止22年4月12日,已有广东、山东出台补贴政策,浙江也明确将出台相关政策。

从上述电价演变史来看,我国风电产业电价变化相对平稳,每一段都有2到3年的一个过渡期,笔者认为,我国风电产业正在适应平价,贸然“跃进”低价可能会导致风电产业矛盾加剧,不利于行业发展,风电低电价需因地制宜,因项目而议。

全球范围内,在海风、陆风、光伏中,陆上风电的LCOE最低,已经达到0.25元/KWh,在一定条件下,国内陆上风电相关项目已经可以做到0.1元/KWh左右。

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公布的全球平准化度电成本数据,海上风电、陆上风电、光伏在2010-2020年间分别下降了48%、56%、85%,截至2020年,海上风电、陆上风电、光伏的度电成本约在0.54元/KWh、0.25元/KWh、0.37元/KWh。

一位开发企业人士向笔者表示,风电低价需具备足够的条件。第一、风资源要非常丰富,确保风机利用小时数足够高,第二,项目建设成本足够低,项目施工、设备价格、后续运维、融资等成本综合起来达到低价水平,第三,确保风机等设备可靠,后期不会出现大的故障或事故。

平价尚未完全达成,万不能以低电价去做项目。该开发商认为,在风机设备等下降幅度的如此大的阶段,国内很多地区依旧达不到平价要求,开发低价风电项目更加达不到收益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