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jing

2022年铜市展望:重心或下移 冲高存亮点

发布时间:2022年1月5日 | 文章来源:长江有色金属 | 浏览次数:144 | 访问原文

一、2021年铜价走势回顾

与几乎所有大宗商品行业一样,铜市场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处于低迷状态,而今年的表现优于其他资产。整体来看,2021年铜价呈现先扬后抑走势,大幅冲高暴涨后迅速回落到区间内震荡。

据电缆网(www.cableabc.com)监测数据显示:2021年铜价,以长江现货1#铜为代表,年初均价为58160元/吨左右,年内均价最高达77050元/吨,年末至69600元/吨左右,价格上涨幅度逾19%。

走势回顾:第一阶段,1月初至5月上旬,这个阶段铜价延续2020年末的持续上行走势,并在5月10日创造新高,产生77050元/吨的年内高点;第二阶段,5月中旬至年末,这个阶段铜价整体处于宽幅区间震荡行情中,期间出现过下跌走势,也出现过拉升,持续时间均较为短暂。

2021年是新冠疫情爆发的第二年,各国应对疫情的能力差异巨大,导致经济现状以及复苏前景也出现了明显分化,从而对国际大宗商品产生较大的影响。中国方面对疫情的迅速反应以及强有力的抗疫措施,令经济运行呈现强劲恢复态势,提振市场对中国铜消费的预期。春节前后,为满足第二年的生产需要,国内企业开始补库,此时国内外铜库存处于历史极低水平,推动铜价大幅上行。此外,受疫情拖累,智利作为最主要的铜矿生产国却因新冠疫情关闭边境,全球铜矿供应减少,成为炒作的焦点,引发市场对供应的担忧,导致铜精矿加工费来到历史低位,支撑铜价进一步走高。强势基本面持续与市场预期进行博弈,下半年铜价一直维持高位震荡的局面,底部存在较强支撑。

二、近期铜价走势分析

近期,铜价承压持续回落。据电缆网监测数据显示:2021年11月底以来,长江现货1#铜价格整体处于下跌态势中,最高点均价为72680元/吨左右,最低点下至68570元/吨左右,期间价格下跌4110元左右。12月中旬以后,铜价走势略有回暖,回归69000元/吨以上的区间内。

近期铜价下跌原因:

1、欧美等国货币政策持续收紧

美国方面,由于近期一系列通胀数据“爆表”,美联储加快收紧流动性,于北京时间12月16日凌晨3点宣布加速缩表,并暗示从2022年4月开始加息,2022年、2023年各加息3次。随着美联储收紧流动性,股票等资产价格涨势受阻,财富效应带动的需求下滑。

欧洲方面,英国央行意外宣布加息15个基点,市场此前预期维持在0.1%不变,这是英国央行时隔三年多来第一次上调利率。此外,欧洲央行的超鸽派论调也有所收敛。虽然英国央行加息15个基点的调整本身不足以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但确实是趋势转变的信号。

欧美货币政策持续收紧,特别是美联储利率决议落地,2022年加息成为定局,拉动美元指数继续大涨,压制有色金属价格,铜价行情走弱。一般情况下,美元指数上涨,金属价格都会下跌,反之美元指数下跌,金属价格则上涨。

2、疫情加速扩散 市场供需双弱

进入冬季,欧美疫情再度上升,全球疫情再度加速扩散,11月底新型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由南非研究人员首次发现,随后在南非迅速传播,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当地主要感染毒株。目前奥密克戎已蔓延到至少121个国家和地区,为防止奥密克戎入侵,大量国家关闭入境,宣布对来自南非等多个非洲国家的旅行限制,全球经济复苏进程再次受阻。此外,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变异毒株可能令疫苗失效,市场担心该变异株病毒有可能推动新一波疫情的暴发,恐慌蔓延至消费和金融市场,全球股市、有色金属等风险资产价格普遍回落。

从国内来看,疫情近期在浙江、西安等地较为严峻,加之天津首现奥密克戎变异株,市场情绪受到明显压力。受疫情发酵的影响,全国多地为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实施交通管控等应对措施。国内上游企业入市采购受到限制,同时可用于流通的铜本就不多,开工率随之下滑。下游企业淡季需求本就不佳,短期以消耗库存为主,叠加临近年关,资金压力较大,市场实际消费较为疲软,供需双弱引发投资者担心,市场多头短期谨慎看待,规避风险。受短期情绪冲击,铜价承压持续回落。

综上:电缆网认为,近期铜价下跌更多的原因是,宏观面欧美等国货币政策持续收紧,铜市场处于供需双弱格局,铜价短期内不具备大幅上涨的动能,暂难脱离区间震荡。随着宏观消息面影响消散,利空兑现,加之对疫情担忧情绪得到释放,市场风险偏好好转,另外铜矿罢工消息等供应端扰动的影响,短期对价格反而会起到支撑作用,铜价会有一定的修复性反弹,或收复此前部分跌幅,后续将回归基本面引导。

三、未来行情分析和展望

利空因素:

1、宏观风向的转变

宏观面依然存在不确定性,全球经济复苏仍面临风险。欧美等国继续以偏紧的货币政策为主,重点关注美国方面。美联储的缩债与加息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循序渐进且有一定变化的,若美国的通胀在缩债的过程中依然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加息大概率会在明年下半年出现,届时美元或有大幅度提振,铜价或持续走低。另一方面,随着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新兴经济体存在被动加息的倾向,或对金融市场造成冲击,拖累经济复苏,抑制实体经济的发展,降低企业的生产力,影响铜需求。

2、疫情不确定性

有分析称,2022年全球将进入到“后疫情时代”,随着疫苗接种加速和口服特效药上市,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有望明显减弱,但这一预测仍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世界各国抗疫进程、疫苗普及程度存在差异,这种差异主要是由各国疫苗获取能力、治疗方法、政策支持力度不同造成的。当前奥密克戎变异病毒正在各国迅速传播,而新变种病毒也随时可能出现,这给疫情的持续时间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如果疫情持续反复,全球经济发展必将受影响,医疗基础设施薄弱的低收入欠发达国家首当其冲,边境关闭问题也将影响全球供应链修复进程,这令铜的需求蒙上了一层阴影。

3、铜矿供应处于恢复周期

在疫情及罢工等因素影响下,过去一年全球铜矿生产受到干扰,但铜业研究组织(ICSG)数据显示,2021年1-7月全球铜矿产量达到1210万吨,同比增长4.3%,创下近年来同期最高水平。铜矿周期性特征很明显,2019年受到南美矿山罢工影响,铜矿产出下降,2019年末开始的疫情也影响到2020年的铜矿产量。2021年年中,紫金矿业位于刚果(金)的Kamoa-Kakula铜矿正式开始第一期试工,预示着全球铜矿产能收缩周期大概率正式结束,重新进入扩张周期。有分析称,本轮铜矿收缩周期已经接近结束,预计未来3-5年全球铜矿产能再度进入扩张周期。据悉,2022年全球铜精矿供应将继续恢复,2021年主要大型矿山完成了劳资谈判,受疫情影响的铜矿产出和运输也在恢复,以刚果(金)Kamoa-Kakula、印尼Grasberg、智利Chuquicamata、塞尔维亚Timok等为代表的矿山计划释放的铜精矿增量超过百万吨。预计2022年全球铜矿供应中性偏宽松,可能小幅过剩,驱动铜价上涨的因素减弱。

4、铜低库存难以持续

2021年以来,全球三大交易所铜库存处于历史绝对低位。数据显示,二季度以来,上期所、中国保税区和LME开启了同步去库存的节奏,铜库存持续下滑,LME可交割库存一度降至1974年以来的低位;截至10月底,全球三大交易所铜库存降至24.1万吨,中国保税区库存约20.4万吨,加总显性库存44.5万吨,处于多年低位。低库存是支撑铜价的主要因素,国内外相继出现历史低库存,一度支撑铜价走出一轮上涨行情。四季度以来,海外疫情改善背景下铜矿供应预期提升,原料供应增长叠加国内限电缓解,加之年底前存在赶工的需求,全球铜供需有望边际改善,铜库存较难继续大幅去化。展望2022年,基于当前库存绝对低位的基数,库存去库的空间较小,预计2022年全球铜库存低的格局恐难持续,对铜价的支撑有限。

冲高亮点:

1、国内货币政策宽松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称,自2021年12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令人意外的是,继全面降准落地后,中国人民银行再次下调1年期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业内人士分析称,国内货币政策加大了对稳增长的支持力度,有望进一步引导企业贷款实际利率下行,缓解原材料价格上涨给企业带来的压力,激发企业的信贷需求。

另外,根据往年规律,人民币新增贷款一般在10月触底,然后逐步回升,在第二年1月份时达到高点。2021年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8262亿元,同比增加1364亿元,环比减少8338亿元。市场预期,2022年1月份或有巨量人民币新增贷款,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具有推动作用。展望2022年,中国稳健货币政策取向不变,有进一步宽松的趋势,支撑铜终端需求。

2、“十四五”强化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是全球铜消费主要国家,自2016年开始占比逐渐突破50%,可以说全球铜消费主要看中国。铜的下游需求中,电网电源占据半壁江山,受到疫情和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电网电源需求增速虽有所放缓,但是仍保持相对稳定。数据显示,2021年10月,电网累计投资完成额3408亿元,累计同比增长1.1个百分点,10月电源累计投资完成额3628亿元,同比增长4.52个百分点。

“十四五”时期,被称作“基建狂魔”的中国继续发力,基础设施建设如火如荼。从十四五规划来看,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电网规划投资累计预计超过2.9万亿元,远高于“十三五”时期的全国电网总投资。因此,预计2022年电源电网仍能够保持稳步增长的态势。

3、交通运输、房地产方面

2022年,交通运输、房地产等领域也有望企稳复苏。国内政策趋紧有所缓和,房地产行业下滑势头或逐渐企稳,实现小幅回暖;交通运输方面,芯片短缺危机逐渐缓解,传统汽车和新能源汽车消费有望实现复苏,对铜需求有较强支撑作用。

交通运输方面,近年来汽车用铜需求不断扩张,但由于芯片短缺问题不断发酵,2021年以来传统汽车产量出现明显的下滑,且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速减缓。第三季度开始,汽车芯片供给短缺危机逐步缓解,传统汽车和新能源汽车消费有望实现较快复苏。截至10月份,1-10月传统汽车累计产量2091.71万辆,较去年同期上涨11.2个百分点,其中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量270.10万辆,较去年同期上涨166.8个百分点。

房地产方面,目前国家对房市的调控政策逐渐趋向温和,致力于逐步引导房市向着健康、稳健的方向靠拢,预计2022年政策导向相比2021年更为温和。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预估2022年房地产行业发展将有所企稳并逐步实现小幅回暖,将刺激短周期房屋装修需求,有利于家电行业、五金行业等领域的铜消费。

4、传统消费旺季利多铜市

铜价具有季节性特征,传统消费旺季利多铜市,有望支撑铜价走高。从往年的数据来看,一年中铜价上涨趋势最强的时间段为一季度,其次是三季度,在春秋两个消费旺季中,铜价会呈现出稳步走高的趋势。春季铜消费处于旺季,据SMM统计的近几年铜材平均开工率数据显示,基本上4-5月为企业开工率的峰值,6月开始下滑,这也正好与传统消费季节性特征相对应。随着工业生产建设活动的重启,下游加工和终端消费企业产能利用率会逐步提高,贸易商和消费商原材料补库也增多,支撑铜价通常持续走高。

秋季“金九银十”来临,铜价也会出现年内高点。每年9月和10月是基建投资开工和施工的高峰期,十四五时期,我国将强化基础设施支撑引领作用,预计2022年“金九银十”期间,国内电源电网仍能够保持稳步增长的态势,电网订单有望为铜消费创造更高的增长量。

综上:电缆网认为,中期来看,2021年末至2022年一季度,国内资金面和政策面偏向稳定,经济大概率维持在当前情况,对基本金属提振有限。相应的,这一阶段属于有色金属淡季,预计铜基本面供需状况将不会出现较大波动。因此,考虑到当前欧美等国面临通胀和货币政策变化的挑战、国内冬季消费淡季等因素制约,中期铜价面临一定上行压力,预计至2022年一季度铜价延续当前区间震荡行情。

2022年内重点关注春秋两个传统铜消费旺季,尤其是“金九银十”,届时下游铜消费需求或有所回升,对铜价有支撑作用。国外方面需要关注美联储缩债结束后,美国通胀能否得到有效控制,是否需要提前开始加息步伐。国内方面需要关注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十四五”发展规划对铜终端需求的支撑力度。

长期来看,电缆网认为,铜价运行重心或有所下移。全球宏观风向瞬息万变,任何转变都将影响铜价;疫情不确定性仍存,需警惕对市场的冲击;铜矿供应处于恢复周期,供应短缺忧虑对价格扰动有限;铜库存去库的空间较小,低库存格局恐难持续,对价格支撑有限。铜价当前正处于筑顶阶段,预计2022年重心较2021年下移的概率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