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jing

铜市基本面偏宽松,继续上涨阻力较大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29日 | 文章来源:长江有色金属 | 浏览次数:118 | 访问原文

摘要
展望2022年,从宏观面来看,美联储12月议息释放鹰派信号,除了加快缩减资产购买计划外,还暗示2022年底前三次加息,美联储货币政策已经步入边际收紧周期;12月初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于当前国内经济明确提出了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这表明2022年国内财政政策可能更加积极以便应对需求收缩压力,宏观需求有托底政策支撑。

基本面上,虽然整体的铜矿供给增长有限,但高铜价明显提振矿企的生产积极性,暂停矿山加快复工复产,新项目加快推进,将明显提升有限条件下的铜矿供给。从最近两个月的冶炼加工费回升趋势上变可以佐证铜矿供给最近站的阶段或已经过去,未来或呈现逐步宽松的趋势。房地产调控日趋严厉,疫情期间推进的基建项目也将边际减少,这部分的引致需求趋弱。且高铜价对下游需求的抑制也是显而易见的。虽然在国家整体的碳达峰的计划安排下,新能源相关的需求增长前景可观,铜市基本面整体偏宽松,铜价继续上涨阻力较大。


2021年铜价高位震荡
2021年初随着全球疫苗计划的推进,欧美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疫情暂时缓解,经济复苏预期推动商品市场的做多热情,以铜为代表的大宗商品集体上涨,内盘铜价涨至7万的高位。但此时正值节后消费旺季启动前期,高铜价令下游生产困难,市场接受度有限铜价小幅回落。

在经历近两个月的窄幅盘整后,下游逐渐慢慢接受了高铜价的现实。在美国政府提出新的基建计划后,“通胀”和“超级周期”等等市场炒作主题轮番上演,再叠加上半年旺季启动的消费提振,铜价突破震荡区间继续上扬,连续突破多到关口,内盘铜价冲上7万上方,伦铜也突破1万整数关口并创出历史新高。大宗商品集体大涨令下游企业颇为受伤并引起了政府相关部门的注意。国常会等等高层会议连续表态干预商品市场,商品价格的做多情绪大幅降温。6月议息释放鹰派信号,首次暗示2023年底前两次加息,继续打压市场多头人气,内外铜价连续回调至3-4月份的交易区间。

下半年随着铜价的回落,下游消费有所恢复,叠加欧洲能源危机,全球铜库存始终保持历史地位,LME铜市场出现挤仓风险,现货升水创了历史记录,LME铜注销仓单占比一度升至90%,内外铜价也短暂冲高。在国内持续对大宗商品的高压调控和LME出台的相关政策之下,挤仓风险得以化解,铜价再次回归高位窄幅波动的态势。

图1:2021铜价走势


2022年货币偏紧和财政偏松局面并存

(一)美联储货币政策已经步入边际收紧周期

1、2021年末美联储资产购买缩减计划加快

美联储于12月15日举行了2021年最后一次政策会议,不仅如市场普遍预期将购债减码步伐加倍,并且指出“通胀率已经超过2%一段时间”且“最近几个月就业稳步增长,失业率大幅下降”。同时面对omicron变异株的传播,美联储也强调“病毒新变种带来的风险”。声明中称关于利率: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0%至0.25%。随着通胀率已经超过2%一段时间,委员会预计维持这个目标区间将是合适的,直至劳动力市场条件达到与委员会对充分就业的评估相一致的水平。关于资产购买:鉴于通胀情况和劳动力市场的进一步好转,委员会决定降低每月的净资产购买规模,其中美国国债降低200亿美元,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降低100亿美元。

图2:美联储所持有国债、MBS和总资产增速放缓

2、2022年美联储或将加息三次

表:美联储12月议息对经济的预测

在政策会议结束后发布的新经济预测中,FOMC下调了对今年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预计2021年全年GDP将增长5.5%,而9月份为5.9%;2022、2023年GDP增速预期中值分别为4%,2.2%,9月预期分别为3.8%,2.5%;2024年增长2.0%,长期预测中位数为1.8%(前值1.8%);预计2022年美国年底失业率为3.5%(之前为3.8%),2023年为3.5%,2024年为3.5%,长期预测中位数为4.0%(之前为4.0%);预计2022年PCE通胀预期中值为2.6%(之前为2.2%),2023年为2.3%,2024年为2.1%;预计2022年核心PCE通胀预期中值为2.7%(之前为2.3%),2023年为2.3%,2024年为2.1%。

图3:美联储下一次会议利率变动可能性

图4:美联储利率预测点阵图

美联储暗示其通胀目标已经实现,表示将在3月结束大流行时期的购债计划,为2022年底之前进行三次每次25个基点的加息铺平道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济不再需要不断增加政策支持,”“在我看来,我们在实现充分就业的进程中正在取得快速进展。”美联储表示,现在看来,明年首次加息的时机将完全取决于就业市场的发展路径,预计未来几个月就业市场将继续改善。尽管美联储表示加息的前提是就业市场进一步改善,但决策者的最新预测让明年加息变得没有悬念,除非出现重大经济冲击。所有18位决策者都表示,在2022年底之前,至少加息一次是合适的。

透过这份声明,美联储开始更加彻底地明确了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立场,此前,联储实施了近两年的非常规措施,缓解了疫情造成的经济影响。联储决策者的预期中值在2022年底的联邦基金利率为0.9%;联储决策者的预期中值为2024年底的联邦基金利率为2.1%;美联储决策者的预期中值为较长期联邦基金利率为2.5%。

(二)稳增长是2021年国内经济的重头戏

2021年随着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扎实推进,保供稳价和助企纾困力度加大,国民经济继续恢复,实体经济稳中有升,就业物价总体稳定,进出口增势良好,民生保障有力,发展质量稳步提升,主要指标处于合理区间。1-11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1%,服务业生产指数增长14%,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3.7%,货物进出口总额增长22%,均保持较快增长。

12月初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于当前国内经济明确提出了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这表明2022年国内财政政策可能更加积极以便应对需求收缩压力。货币政策表述中“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或表明2022年货币政策不会明显收紧,此外货币政策表述中强调“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的支持”。2022年财政将会更加积极,财政支出将前置,以加快财政进度;实施新的减税降费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的支持。持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图5:中国GDP不变价累计同比

图6:中国M2同比增速


2022铜原料端增长有限、冶炼端增长动力不强
(一)2021铜矿供应略有恢复,2022智利铜矿或受限

国际铜研究组织(ICSG)发布的铜供需数据显示,2021年前9个月世界铜精矿产量同比增长约4.8%。世界矿铜产量从去年6月份开始恢复性增长,因为封锁措施放松,行业也开始适应更严格的卫生管理。在全球头号铜生产国智利,2021年头9个月的产量同比降低2%,其中铜精矿产量降低0.6%,SX-EW电解铜产量降低6.3%,主要因为埃斯孔迪达铜矿的电解铜产量下降。在第二大生产国秘鲁,今年1至9月份的产量提高了11%,因为3至5月份期间的产量同比激增35%,去年同期实施的封锁导致铜行业受到严重冲击。但是2021年1至9月份的产量仍然比2019年同期减少7.5%。今年1至9月份印尼产量同比提高55%,主要因为格拉斯堡铜矿地下矿的产量持续提高。今年1至9月份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产量提高11%,巴拿马产量增长79%,因为受益于新矿投产或者铜矿扩产。

ICSG预计2022年,Grasberg铜矿、紫金旗下的铜矿将继续放量;Spence项目今年年底完成建设;Morenci、Panama等铜矿扩建也带来增量,随着一些国家特别是秘鲁产出继续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再加上部分大型主流矿山疫情后复产,增量十分可观,全球铜市场将出现32.8万吨的过剩。据矿山投产数据推测,2022年铜矿山产能释放周期开启。

图7:智利铜矿产量

图8:智利铜矿产量

 

资料来源:Wind,鲁证期货研究所整理

作为全球第一大铜矿供应国、第二大锂矿供应国,智利每年铜矿产量占全球开采总量的28%,铜矿储量占全球总量的23%。此外,智利还拥有大量的锌、钼、金、银和铅等矿产。而新当选的总统博里克在竞选期间一直强调生态和环保,主张提高矿企税收和矿业特权使用费,这意味着矿商生产成本将大幅提高,如果铜矿价格下滑,许多矿业公司可能会被迫亏损关闭。高盛曾预计,如果博里克支持的矿业特权使用费改革法案通过,可能导致每年约100万吨的铜产量面临风险,这相当于全球产量的4%左右。他们还提到,智利超过一半的外资铜矿的税收稳定协议将于2023年到期。尽管税收稳定协议可以限制该法案通过带来的短期直接风险,但未来的矿山开发将处于风险之中。

(二)废铜供应紧张延续

2021年全球废铜贸易量也出现了显著增长,虽然物流干扰、海运费高企与普遍出现的压港现象对全球物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今年前三个季度全球废铜贸易量同比增加29%以上,增加量达100万吨。1-9月中国进口废铜100万吨金属量,同比增长85%。主要因去年废铜政策不明朗带来低基数、铜价高涨、冶炼产出和铜杆产出增长、上半年铜精矿供应偏紧、精废价差持续利于废铜使用、以及精炼铜进口下降而铜元素进口在稳定需求下需有其他形式的进口作为补充是导致今年废铜进口增长。

主要的海外废铜供应国中,中国自马来西亚和日本进口的废铜均有明显回落。而废铜进口是我国废铜供应的主要来源。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在9月初宣布,原定于8月31日到期的废金属进口标准收紧政策的临时宽限期将延长两个月,在10月31日之后正式实施,要求进口的废铜金属含量至少达94.75%,该进口要求与中国现行的再生铜原料标准相差无几,因此马来西亚当地的回收、加工企业将无法引进七类废铜和部分低品位的六类废铜,将进一步加剧国内废铜供应紧张程度。

(三)国内铜冶炼积极性或提高

国际铜研究组织(ICSG)的数据显示,2021年1至9月份世界精炼铜产量同比提高1.7%左右,其中电解铜(包括电解法和电积法)产量同比提高1%,利用废铜生产的再生铜产量同比提高5.5%。 中国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1至9月份中国精炼铜产量同比提高5%,但是第三季度产量仅仅同比提高0.5%。智利精炼铜产量同比降低4%,因为电积精炼铜的产量同比降低6.3%。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精炼铜产量同比提高10.5%,因为新铜矿投产或者湿法冶炼工厂扩产。美国精炼铜产量同比提高11%,主要因为冶炼厂从2020年运营问题中恢复。

2018年底以来,国内铜冶炼费呈现断崖式下滑,从2018年底最高的93.5美元/吨一度跌至12月中旬铜粗炼加工费为55.5美元/吨,创2013年以来的新低。主要原因在于国内冶炼产能大量几种投放,铜精矿供应难以满足国内冶炼产能的需求。2020铜精矿年度长单定为62美元/吨大幅低于2019年为80.8美元/吨。同时铜冶炼重要副产品硫酸价格出现大幅下滑,使得铜冶炼企业盈利大幅下滑。22022年底江西铜业、铜陵有色、中国铜业以及金川集团与Freeport确定2022年铜精矿长单加工费Benchmark为65美元/吨与6.5美分/磅。而2021年铜精矿加工费长单Benchmark则为59.5美元/吨与5.95美分/磅。ICSG预计,2021年全球精炼铜产量预计增长1.7%,2022年将增长3.9%。


地产引致需求低迷,低碳需求成亮点

图13:各国家和地区铜消费占比

图14:国内铜消费结构

(一)地产引致需求低迷

房地产方面,2021年以来,房企融资“三道红线”+银行集中度管理“两个上限”+地方政府土地出让“两个集中”的调控政策成型,督促房企降杠杆,调控趋紧之下,房地产市场自年中开始迅速降温,特别是9月爆发恒大流动性危机,硬着陆风险增加,市场情绪严重受挫,多项月度数据在年中陷入负增长,并在四季度开始加速下落。1—11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37314亿元,同比增长6.0%;比2019年1—11月份增长13.2%,两年平均增长6.4%。1—11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37314亿元,同比增长6.0%;比2019年1—11月份增长13.2%,两年平均增长6.4%。其中,住宅投资103587亿元,增长8.1%。1—11月份,东部地区房地产开发投资72483亿元,同比增长5.8%;中部地区投资28674亿元,增长10.2%;西部地区投资30959亿元,增长4.1%;东北地区投资5199亿元,下降0.9%。1—11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屋施工面积959654万平方米,同比增长6.3%。其中,住宅施工面积679540万平方米,增长6.5%。房屋新开工面积182820万平方米,下降9.1%。其中,住宅新开工面积135017万平方米,下降8.4%。房屋竣工面积68754万平方米,增长16.2%。其中,住宅竣工面积49582万平方米,增长16.2%。

家具家电方面,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11月,中国空调产量1662.8万台,同比增长3.7%;1-11月累计产量19741.4万台,同比增长11.4%。11月冰箱产量808.5万台,同比下降10.3%;1-11月累计产量8253.3万台,同比下降0.2%。11月洗衣机产量843.8万台,同比下降1.5%;1-11月累计产量7833万台,同比增长11.1%。11月彩电产量1765.8万台,同比下降7.5%;1-11月累计产量16653.7万台,同比下降4.6%。

(二)低碳需求成亮点

1、新能源汽车用铜需求爆发增长

汽车方面,国际铜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平均每辆汽车使用铜12.6kg,相较于2016年的11kg上升了14.5%,汽车用铜使用量增加的原因主要是由于驾驶科技的不断更新,需求更多的电子元器件与线组。新能源汽车铜使用量在传统内燃机汽车的基础上将是全方位的增加,其电机内部需要大量使用线组,目前市面上的绝大多数厂商的新能源汽车选择使用PMSM(永磁同步电机),该类型电机每kW用铜量在0.1kg左右,而市售新能源汽车功率普遍在100kW以上,仅电机一项用铜量就超过10kg。再加上电池以及充电功能等需要大量用铜,整体用铜量将大幅增加,据测算,混动汽车整车用铜量大约40kg,插电汽车用铜量大约60kg,纯电动汽车用铜量83kg,大型车辆例如纯电动巴士更是需要使用224-369kg铜。根据中汽协数据显示,1-11月,汽车产销2317.2万辆和2348.9万辆,同比增长3.5%和4.5%,增速比1-10月继续小幅回落,其中新能源汽车依旧表现增长强劲,商用车降幅较大。中汽协预测,12月汽车消费需求仍然稳定,产销有望延续环比增长势头,全年产销将超过2600万辆,同比小幅增长。

2、光伏等新能源投资需求大幅增长

因疫情防控良好,国内经济率先于国外复苏,国内产能扩长,上游原材料、高耗能企业用能需求旺盛,加上2020年上半年同比基数较低的情况下,全社会一季度单月用电量同比上升26%、19%和21%,疫情后用电量需求增速反弹效应明显。进入第二季度,用电同比增速下降至13%-14%,第三季度及10、11月份用电量同比增速下降至个位数。2021年1-11月共计完成发电量73826.7亿千瓦时,较去年同期增长9.2%。装机方面,截至2021年11月末,我国共计发电装机23.2亿千瓦,全年同比增速保持在10%左右,风电、光伏装机分别达到3.05GW、2.87GW。从占比上来看,风电、光伏较去年占比增加明显,分别较去年增加2个和1.5个百分比。由于新能源招投标集中于第二季度,较短的建设周期决定了项目大多投产于年末,预计12月份风电、光伏装机量及占比将进一步提高。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目标落地,新能源将实现从“补充能源”转型为“主体能源”。各大能源企业率先成为践行“双碳”目标的主力军。截至12月中旬,已有17家能源电力央企公布“十四五”期间新能源新增装机规划,预计到2025年实现6.7亿千瓦的装机规模。


铜市基本面偏宽松,铜价继续上涨阻力较大

展望2022年,从宏观面来看,美联储12月议息释放鹰派信号,除了加快缩减资产购买计划外,还暗示2022年底前三次加息,美联储货币政策已经步入边际收紧周期;12月初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于当前国内经济明确提出了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这表明2022年国内财政政策可能更加积极以便应对需求收缩压力,宏观需求有托底政策支撑。

基本面上,虽然整体的铜矿供给增长有限,但高铜价明显提振矿企的生产积极性,暂停矿山加快复工复产,新项目加快推进,将明显提升有限条件下的铜矿供给。从最近两个月的冶炼加工费回升趋势上变可以佐证铜矿供给最近站的阶段或已经过去,未来或呈现逐步宽松的趋势。房地产调控日趋严厉,疫情期间推进的基建项目也将边际减少,这部分的引致需求趋弱。且高铜价对下游需求的抑制也是显而易见的。虽然在国家整体的碳达峰的计划安排下,新能源相关的需求增长前景可观,铜市基本面整体偏宽松,铜价继续上涨阻力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