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

潘虹:预计2020年国内铜精矿产量同比增+1.7%

发布时间:2020年7月9日 | 文章来源:新浪财经 | 浏览次数:80 | 访问原文

  预计2020年铜精矿产量同比增+1.7%。今年产能释放主要包括多宝山二期,铜矿峪、甲玛等项目。未来主要的新扩建产能是银山二期和玉龙二期,预计2-3万吨。未来新增项目较少。

  7月8日-10日,金瑞期货举办有色金属年中策略会,连线大型券商首席、各产业专家、行业研究员等众多嘉宾大咖,深度剖析下半年市场变幻的那些事。

北矿力澜咨询总经理助理&铜项目组主管潘虹以《疫情之下铜供应端变量》为主题对下半年沪铜基本面进行了分析。

一、铜精矿供应

国内方面:新冠肺炎导致全球铜矿山减产约60万吨,2020年铜精矿损失率可能达到80万铜金属。疫情以及铜价导致一季度矿山减产2万吨。尽管小型矿山2月底被迫停产,内蒙新疆的一些小矿4月中旬才恢复,但由于大矿山春节生产几乎没有收到影响,大矿山占总供应量的60%,所以减产规模不大。考虑到新扩建项目的增量,下半年有所恢复。预计2020年铜精矿产量同比增+1.7%。今年产能释放主要包括多宝山二期,铜矿峪、甲玛等项目。未来主要的新扩建产能是银山二期和玉龙二期,预计2-3万吨。未来新增项目较少。

海外方面:海外大部分受影响的矿山开始逐步恢复生产,三季度铜精矿供应有望回升。3月中旬开始,多个国家进入紧急状况,秘鲁出现检修和减产,物流因素也对发货有一定影响。南美地区受影响最大,已经影响矿山产量60万吨左右。预计7、8月可能逐步恢复生产,但后期仍可能下滑至80w吨。但考虑到同期有一些新增产量释放,预计全年海外铜精矿供应与去年持平。

疫情影响:疫情预计导致海外大型新扩建矿山项目建设推迟两至三个月,新扩建项目主要包括Anglo的 Quellaveco (285kt/a),Chuqui地下开采 Teck 的Quebrada Balanca, Mina Justa, Timok等。在新扩建项目的带动下,未来两年铜精矿供应增长5~6%。铜精矿现货从2月份$70/7.0,目前下滑至$50/5.0 部分跌破$50/5.0,对于小冶炼厂有冲击,可能被迫减产,预计3季度、4季度有好转。但产量恢复后,供应依旧紧张,预计补库需求强烈,明年上半年的铜精矿供应情况应该会更加宽松。

二、废铜&粗铜供应

上半年原生铜与去年持平,预计下半年有一定增幅。一季度原生铜产量减产6~7万吨,2月份湖北周边冶炼厂出现10~30%投料量下降,3月份下旬产量开始恢复。由于海外矿到货下降等因素,5、6月份部分冶炼厂出现减产或者提前半个月检修的现象。

冶炼酸方面,冶炼酸目前价格低迷,难以覆盖生产成本。冶炼厂利润受挤压,Arb和贵金属价格上涨有所弥补TC/RC低迷,硫酸价格低。在产能出清的过程中,冶炼酸不会有单独的生产成本,如果价格一直下跌就会抢占硫磺酸的市场,亏损会导致主动减产,被动减产的可能性不大。

2020年预计原生铜产量同比增2%(14万吨),疫情、低加工费叠加低迷酸价因素导致冶炼厂减产。同时,2019年投产项目有一些产能释放,主要包括:赤峰云铜,黑龙江紫金,南国铜业。产能释放对原生铜产能有些支撑,预计今年有小幅增长,但与前几年的高速增长相比仍然大幅放缓。今年的扩建项目主要包括:赤峰金剑(+80kt/a)、盛海化工(+40kt/a)。2021年以后新的冶炼项目较前几年大幅下滑。并且其中一些项目仍有不确定性,如新疆中企的白银项目等,主要考虑原料、资金的问题,项目的建设短期实现比较困难,预计会延迟至2022年以后。

废铜进口方面,1-5月,废杂铜进口量同比下降-48%。一方面,一季度废铜价格限制全球废铜回收拆解。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从马来西亚进口量因物流问题及拆解厂关闭等因素受损。3-4月份,欧美国家受疫情影响工业活动放缓,导致废铜生产大幅下滑。废铜进口批文逐步收紧,1-6月废铜进口经统计约有20W吨的批文未用完。每个季度的第一个批文占比超过90%,按此估计,废铜进口批文同期大幅收缩。再生铜原料标准自7月1日实施,约90%的废铜可以纳入新标准。国外高品位废铜基本可以满足国内标准。但Q3立即执行新标准的可能性不大。按新规定,下游的进口商、贸易商等都可以进口,实际上进口路径将有放宽,预计四季度废铜进口量将上升。中国在采购废铜的竞争力不强,考虑到全球废铜供应受到影响、批文制约等因素,下半年废铜的进口量很难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

国内废铜供应方面,受疫情影响,一季度废铜拆解、生产大幅收缩。因为废铜产业分散,流程较长,大部分的企业规模较小,疫情因素对废铜产业影响更大。从一季度废铜产业上市公司财报来看,一季度营业收入和利润几乎腰斩,小型企业恢复的更慢,部分企业4-5月生产都没有恢复,对1-5月废铜的出铜量有很大影响。同时一季度金属价格低迷抑制了回收拆解的积极性。进入5月后,铜价开始回升,7月后铜价持续上涨,进一步带动价差恢复,目前观察贸易商出货意愿比较强,预计类似情况将持续到下半年。考虑到上半年回收意愿疲软,谨慎估计,2020年废铜回收量预计较去年下降66W吨。

粗铜供应方面仍较紧张。1-5月粗铜进口34万吨,同比增10.7% 。一方面智利去年的一些停产产能,今年恢复生产,刚果有新冶炼厂开始生产,提供了一定供应增量。另一方面二季度疫情管控影响,小铜冶炼厂有停产情况,4月来看南非由于物流管控等因素,供应量有所下降。目前由于粗杂铜和矿产粗铜供应短缺,下游对冷料需求比较强劲,粗铜加工费下滑至900~1100RMB/t。由于预计3季度粗铜进口量将回升,叠加国内杂铜供应回暖,预计3-4季度粗铜供应将有所缓解。

三、结论

整体来看今年电铜产量有所下滑,预计同比降1.6%,预计下滑900万吨左右是,近20年首次下滑。上半年,受废铜供应紧张的影响,谨慎估计,预计电铜产量下滑6%左右。下半年随着铜精矿、粗铜、废铜供应回暖,预计同比增3.1%,其中原生铜同比增2%,再生铜同比降20%。产量增长预计延续至2021-2022年。

进口方面,疫情对精炼铜进口的影响相对有限。1-5月净进口量同比增12%,一季度消费滞后叠加废铜短缺。二季度消费强劲,带动电铜需求,沪伦比价逐渐打开,持续去库,进口电铜升水高企。进入三季度后,随着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带动、房屋装修市场、空调产量回暖,带动三季度消费,预计三季度有4-5%的增长。但是应警惕随着居民收入下滑,可选消费产量恢复可能不及预期,另外受国外疫情影响,出口订单可能下滑。整体来看三季度仍将处于紧平衡状态,四季度预计在去年高基数的基础上有微幅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