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jing

北部湾,深海逐风

发布时间:2023年4月19日 | 文章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 浏览次数:512 | 访问原文

探索漂浮式基础规模化、基地建设集约化、开发模式多元化、建设目标复合型,以风电为主体,吸纳多种产业链,形成立体化、多业态的海洋经济,将成为北部湾这片深海承载的伟大梦想。

文|《风能》杂志 王芳

南海春潮涌,风起北部湾。

在我国南海西北部,西临越南,北枕广西,东倚雷州半岛和海南岛,环抱着一个美丽富饶的港湾——北部湾。海深辽阔,千帆竞发。当开发海上风电的号角吹响时,一个崭新的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产业集群将在这里崛起。

依托资源与后发优势,规划快速出台

北部湾海域总面积约12.8万平方公里,大部分区域多年平均风功率密度达到200W/m2,海南岛西侧海域风功率密度超过280W/m2。风能资源丰富,非常适合海上风电的开发利用。

2022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北部湾城市群建设“十四五”实施方案》提出,加快构建多元化低碳清洁能源体系,建设北部湾海上风电基地。推进阳江沙扒、湛江外罗、钦州、海南西部海上风电场建设。可以看出,广东阳江、湛江和海南西部均被划在北部湾海上风电基地范围内。

2022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进一步明确,加快推动海上风电集群化开发,重点建设山东半岛、长三角、闽南、粤东和北部湾五大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

拥有如此良机,与北部湾海域相接的粤、桂、琼三省纷纷加快规划步伐。

广西北部湾拥有1628公里海岸线,海上风能资源富集。2022年9月,《广西能源发展“十四五”规划》发布,重点推进北部湾近海海上风电项目开发建设,共规划海上风电场址25个,总装机容量为2250万千瓦。其中,“十四五”期间力争核准开工海上风电装机规模不低于750万千瓦,并网装机规模不低于300万千瓦。

海南西部濒临北部湾,拥有儋州洋浦港、东方八所港等深水良港,基本形成覆盖国内沿海主要港口、连接东南亚、辐射亚欧的航线布局。风电产业可以与海南清洁能源岛建设相结合,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在停滞数年后,海南逐步重启海上风电开发。

2022年1月,《海南省海上风电场工程规划》获得国家能源局批复,包括11个场址,总建设规模达1230万千瓦。作为风能资源较好、财政实力较强、用电量居前的沿海省份,广东开发海上风电较早,并且在“国补”退出后明确接力海上风电补贴。

2022年3月,《广东省能源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新增海上风电装机容量约1700万千瓦。阳江是目前广东省海上风电产业发展较早、配套最为完善的地区,同时由于地理位置优越,处在北部湾与粤东之间,必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参与北部湾建设。与其他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相比,北部湾地区除阳江、湛江外,整体海上风电起步较晚。不过,“入局晚推进快,有后发优势。我们可以抓住当前海上风电开发成本逐步下降、技术日趋成熟的有利条件,后期运维更高效”,当地某风电开发公司的董事长表示。

抢滩北部湾,产业链加快落地

面对利好政策,风电产业链企业纷纷抢滩北部湾。

广西拥有重要的防城港、钦州等天然深水良港,在北部湾千万千瓦级基地规划提出之前,广西已开始进行海上风电配套产业建设。2021年1月,华能西门子海上风电机组总装项目在钦州国际海上风电产业园开工,建设面向东盟的海上风电母港,包括北部湾风电总装基地、部分海上风能资源开发及延伸产业项目,总投资约1100亿元。

2021年8月,中国船舶集团入局广西,建设钦州海上风电装备制造基地,将形成年装机总容量为150万千瓦的海上风电装备生产制造、安装施工及运维能力。

2021年11月,由广西投资集团、防城港市政府、中广核公司、明阳集团共同建设的防城港新能源装备制造产业园项目开工建设。北海因缺少近海资源,将开发场址瞄准深远海,远海海域拥有规划装机容量2050万千瓦。

2023年2月,北海市人民政府分别与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打造集风电开发与制造、海工装备、智能运维、专业培训、出口海外“五位一体”的北部湾风电零碳产业基地。此外,投资310亿元的华电海洋能源装备制造产业园及清洁能源项目已经开工;远景能源、天顺风电也在北海展开布局。

2022年以来,海南海上风电全产业链建设全面提速,重点布局沿海昌江、儋州、东方等地的示范项目。

2022年7月,运达股份签约昌江海上风电产业链绿色基地项目,参与海上风电、光伏、储能资源的开发利用,打造涵盖新能源全生态链的大型绿色产业示范基地。洋浦申能电气风电零碳能源装备产业项目在儋州投资建设;明阳智能和电气风电分别在东方和儋州洋浦地区投资建设新工厂;远景科技集团在儋州开发建设零碳生物合成产业园和零碳绿色能源装备产业园,已完成选址。

2022年11月,在东方市临港产业园内,全球首台7MW级抗台风漂浮式风电机组和首台海南造10MW海上大兆瓦风电机组下线投用。广东阳江规划海上风电总装机容量2000万千瓦,第一批1000万千瓦共18个海上风电项目已全部完成核准,总投资约1742亿元。

到2025年,阳江将建成投产海上风电1000万千瓦以上。目前,阳江海上风电累计并网装机容量为350万千瓦,650万千瓦深水区海上风电项目正在建设中。在基地配套方面,阳江已基本构建起集资源开发、装备制造、研发设计、检测认证、运维管理、综合服务于一体的海上风电全产业链体系,同步构建起集装备出运和运维母港、质量监督检验、工程试验、大数据中心和运营维护中心“一港四中心”配套体系。阳江国际风电城规划面积115平方公里,由阳江港、长洲、金朗岛三个片区组成,生产核心区规划建设7.4平方公里的风电装备制造全产业链基地。广东省湛江市同样在其“十四五”规划中提出打造海上风电产业,依托明阳高端海洋装备智能制造产业园项目,建设海上风电装备研发制造基地。

放眼海外,逐风深海

北部湾海上风电开发具有国际化、深远海、集约化、综合性等突出的特点。在区位优势上,北部湾靠近我国最南端海域,是我国唯一与东盟海陆相连的区域,港口众多,航线密布,拥有独特的航运便利条件,有利于风电整机、部件出运,可大幅缩短航线,降低成本,进而形成面向东南亚、辐射全球的内外双循环市场格局。为海外风电开发提供支撑,成为北部湾地区各地发展风电产业的重要目标之一。例如,阳江国际风电城的建设目标定位为“立足广东、面向全国、辐射全球”。到2035年,其技术和产品将覆盖亚洲并辐射全球,风电产业链年产值超2000亿元。海南在规划中明确,海上风电装备产业应坚持立足本省海上风电市场,面向环北部湾、东南亚等地区出口,形成“内外并重”的市场格局。

近几年,东南亚,尤其是越南等国家的风电发展迅速。在应对气候变化及保障能源安全的大背景下,亚非等风电新兴市场推动市场扩容更为积极。基于我国风电产业优势,“出海”将成为我国风电产业的新机遇。例如越南金瓯WTO37.5万千瓦海上风电项目,即由阳江海上风电装备制造基地提供75套单机容量为5MW的风电机组,首批“阳江造”5套海上风电机组已于2022年4月出运。

与其他海域相比,由于沿岸河流不多,带入海湾中的泥沙较少,北部湾平均水深42米,最深达100多米,这为探索深海漂浮式海上风电商业化应用提供了舞台。2021年7月,三峡新能源投资建设的我国首个漂浮式海上风电平台“三峡引领号”(5.5MW),在阳江海域完成安装;2022年8月,由中国海装牵头研发制造的国内首台深远海漂浮式风电装备“扶摇号”(6.2MW)落户湛江徐闻罗斗沙海域;2023年2月23日,由中海油联合国内数家企业共同研发设计的深远海漂浮式海上风电平台浮体(7.25MW)由青岛开航,将安装于距海南文昌136km的海上油田海域,是全球首座水深超100m、离岸距离超100km的海上风电项目。这些样机的安装与运行为漂浮式海上风电的研发制造积累了宝贵经验,并为漂浮式海上风电产业链的本土化培育打下基础。2022年12月,由中国电建投资开发的全球最大商业化漂浮式海上风电项目、总装机100万千瓦的海南万宁漂浮式海上风电项目正式开工。据中国电建海风公司董事长闫建国介绍,目前,国外漂浮式海上风电成本约为5万元/千瓦,该项目全部完工后,力求将成本降低至2万元/千瓦。一旦成功,将在海南释放出2000万千瓦左右的漂浮式海上风电市场,推动海上风电开发走向深远海。

融合发展,综合开发

随着中央财政补贴的退出,项目用海、生态环境保护、军事等开发边界条件不断趋紧,综合性开发成为我国海上风电发展的主要形式。北部湾是我国自然生态最好、最洁净的海域之一,海洋资源丰富,将海上风电融入海洋经济的立体开发,达到资源的综合利用,显得尤其重要。作为仍然握有近海开发资源的少数沿海地区,北部湾沿海省份在规划中都提出了集约化、综合开发复合型海洋经济的相关要求。多家海上风电装备产业园/基地均有意向海洋经济扩展。

例如,广西防城港海上风电装备制造产业园三期,计划建成以海洋牧场智慧网箱、先进海水制氢、波浪能发电等为代表的延伸性产业,最终建成产值超千亿元的防城港新能源装备产业集群。海南洋浦海上风电产业园将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氢能、储能、综合能源等产业结合。2022年9月底,远景科技集团与海南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生物合成产业领域进行深度合作。电气风电将与申能集团联合,在儋州探索海上风电、洋流发电与海洋渔业、绿电制氢、储能、海上旅游、海上农业等相结合的多能多业模式。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公司总经理易跃春表示,海上风电与其他能源资源融合发展,有利于提升水上、水下能源与资源综合利用效率,可以提高单位面积用海利用率,降低海上风电开发成本,也有利于我国风电产业综合竞争力进一步提升。

推进海上能源综合应用、融合发展是必然趋势。基于对资源的集约化、综合性利用的要求,获取资源的开发企业自然更倾向于与其他企业形成多方战略合作,或成立产业联盟,在多领域布局。

比如,2022年6月,南网综合能源有限公司牵头,联合明阳智能、粤电集团及国内能源和相关领域的8家知名企业共同出资成立南方海上风电联合开发有限公司。

2022年8月,国家电投领衔的联合体中标钦州海域的90万千瓦容量;同期,广西投资集团所属企业广西广投海上风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牵头的联合体,成功竞得防城港180万千瓦海上风电示范项目开发权。

2022年9月,大唐、电气风电、明阳智能等10余家企业共同发起成立了海南海上风电产业联盟,致力打造深远海漂浮式海上风电大基地、海上绿色氢能循环产业、深远海高端先进制造产业、海洋经济融合产业等组成的千亿级海洋产业集群。

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认为,联合体以市场为导向,打破了政企以及企业之间的壁垒,形成了具有共同愿景的命运和利益共同体。此外,联合体以商业模式创新、技术创新、制造业及全产业链创新构建了产业发展的新格局、新机制,实现了零部件、整机制造、试验、码头的高效集成,降低了系统成本,提高了效率。

乘风破浪,也要小心“险滩”

北部湾海上风电开发具有后发优势,但业内专家提醒,在开发中要注意可能存在的难点和挑战。

明阳智能风能研究院一位专家向《风能》表示,北部湾地区地域辽阔,各地区风能资源及环境条件各异。粤西区域的年平均风速达到8m/s以上,且伴有超I类强台风;广西钦州区域的年平均风速在7m/s左右,同样存在台风问题,但属I类台风范围内。各地区可根据自身特点提供适合本地区的产品,再辐射至东南亚等区域。

如对于平均风速低、极限风速高的地区,需要配置大叶轮机型,综合考虑抗台、抗腐蚀等因素。他提醒,在北部湾开发海上风电,应注意政策(电价、限电、政府规划)、建设(自然灾害、设备风险、勘察设计、安装建设)、经济性(上网电量、建设成本),以及运行维护(大部件更换、水下工程、运维船)等环节存在的各类风险。

一位负责海上风电规划的专家向《风能》透露,北部湾属于半封闭海域,内部密布航道、军事训练区、矿藏压覆区、水产保护区,开发用海等方面的手续较为复杂,办理进度可能缓慢,由此导致海上风电装备制造厂家订单量减少、开工不足、推高生产成本等问题。他建议,企业应设立专职机构,积极联络国家、省级及军方相关主管部门,共同推动省管海域项目前期工作,抓紧推进深远海项目纳入国家和省级相关规划,保障海上风电装备制造业健康有序发展。

此外,基于引进投资需求的考虑,相邻地区产业链布局难免会存在一定程度的同质化竞争。他呼吁,产业链各企业应以重点项目为牵引,对产业链布局方案进行优化,强化服务能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率,真正发挥应有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此外,他还认为,海南的经济结构以旅游为主,能源需求不足,“十三五”期间投产了核电、水电等多个清洁能源发电工程,电力供应已经趋于饱和。

未来要考虑当地海上风电可能出现的消纳问题,提前规划风电送出通道,在消费端提升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比重。

“对于布局东南亚、海外出口的基地选址,还要看工厂是否靠近港口,否则进行二次运输会增加成本。海上风电设备占地大,能用于海上风电的港口资源非常紧张,如果产品设备难以高效地通过港口运输到项目现场,会严重影响安装效率,增加物流成本。”中广核风电公司项目经理朱奇志向《风能》表示,由于北部湾地区的深海、地形复杂等特点,大型机组的规模化安装需要一定数量的大型基础施工船,目前能适应深远海风电开发的自升式风电安装船的数量有限,这可能成为影响安装进度的因素之一。

此外,由于深远海海域属于专属经济区,尚缺少相应的用海政策,尽快出台针对专属经济区的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管理办法,成为行业的一个重点关切。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处长陈永胜日前在“2023中国风能新春茶话会”上透露,将加紧出台深远海海上风电管理办法。作为在深远海风电方面拥有天然优势的海域,北部湾有望率先完成百万千瓦级深远海风电示范工程。

“目前,全球范围内都在大力推进大型海上风电机组、漂浮式海上风电、远海柔性直流输电等深远海技术研发和创新,我们也应积极推进技术探索和示范,加快技术创新,建立我国在深远海领域的核心技术优势。”易跃春表示。

金田铜业专注于铜加工三十余年,为风电领域提供铜排电磁线磁钢等原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