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r

海上风电快速平价:是技术创新还是市场策略使然?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5日 | 文章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 浏览次数:50 | 访问原文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讯:国家补贴最后一年,海上风电不仅立足“抢装”当下,更在谋划“平价”未来。近期两个海上风电项目,主机开标曝出低价,不足4000元/千瓦的报价,与去年同期相比几乎腰斩。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能源报” ID:cnenergy 作者:张子瑞)

“平价和降本应是产业研发创新和技术迭代的自然结果,而不应是一些企业市场竞争的价格策略。如何保证25年甚至更长的生命周期内,风机设备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是海上风电降本的前提和基础。”在不久前举行的2021北京国际风能大会高峰论坛上,业内对当前的海上风电快速降本,持谨慎观望态度。

有观点认为,在保证全产业链健康发展的前提下,海上风电真正进入全面平价仍需3—5年。

个别项目风机低价,

不代表全行业进入平价

近期,开标或开工的项目,印证了海上风电平价的大趋势,给人海上风电实现平价近在咫尺的既视感。然而,据业内人士介绍,这些项目有其特殊性,有的项目属于重新招标,有的项目离岸较近、工程造价低,有的项目能享受地方补贴。

中国船舶集团海装风电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研究院院长张凯表示,中国海装在探索海上风电平价上先行一步,但他同时表示,不仅要实现设备降本,安装成本、运维成本更要同步下降,才能支撑整个行业迈入平价时代。

业界认为,当前风电整机环节承受较多降本压力,而在工程等其他环节缺少降本驱动力。哈电风能总经理谭文理表示,海上风电基础设施建设刚性较强,很难在短期内大幅度降低成本。

从几家上市整机商的财务报表分析,海上风机业务基本处于微利水平。如果没有合理的毛利率支撑,持续的研发投入将会成为无源之水。

中国海岸线长,海床地质条件和风资源条件差异较大,实现平价的边界条件各不相同。“个别项目可以实现平价,不代表整个风电行业已经进入平价。”业内人士称。

降价是技术创新所致,

还是市场策略使然

没有人怀疑,持续降本是海上风电行业的唯一选择。问题是,如何降本才是可持续的。

有整机商认为,当前海上风机价格的下降,是技术创新的结果。不过,这一观点并未获得业内广泛认同。

“创新是有的,但如果短短几个月,海上风机的单位千瓦造价下降2000元,说成是技术创新的结果显然是避重就轻。”风电行业相关技术人士告诉记者,“眼下海上风电的大幅降本,与其说是技术创新的结果,不如说是整机商为了获得市场订单,消化去年以来富裕产能的结果,同时也是占据更大话语权的开发商施压的结果。”

整机商不想方设法降本,就无法获得市场订单,将直接导致在市场份额排名中掉队。

对于整机商而言,面临着大宗商品原材料上涨等刚性成本支出,整机商有限的毛利率很可能被原材料吃掉。如果整机商没有合理的利润率,技术研发投入就不可持续,最终反而拖了技术降本的后腿。

在一位风电业内人士看来,风电行业肉眼可见的最明显技术创新,就是风机容量的大型化。国内整机厂商的海上风机产品线,已经从5、6兆瓦步入到10兆瓦以上。

之所以整机商如此热衷于大兆瓦机型,也正是因为机组大型化是当前摊薄海上风电成本的一个主要途径。随着风机容量的增长,其成本并不会等比例增长,同时,大机组还能减少机位点,显著降低风场初始投资。

明阳智能总工程师贺小兵认为,海上风电只靠大机组或者仅通过降低机组的成本达成平价,并不现实。还需合理分摊海上风电送出工程成本,降低海工建设成本等多环节的配合。

“目前,风电降本速度太快,整机商被迫降价。虽然在个别项目上实现了降本,但包括主机厂、零部件厂等整个产业链,都需要为此付出一两年的疗伤过程。”弗兰德中国区董事长兼CEO勾建辉表示,“降成本是可行的,但技术迭代不是一夜之间实现的,需要时间和过程。”

是激活降本潜力还是带来价格博弈

当前,我国海上风电的单位千瓦平均造价约为15000元左右,此前开标的浙江象山、苍南海上项目约为12000元。据测算,海上风电若要实现平价上网,综合开发成本仍需在当前基础上再下降40%左右。

如果以陆上风电为参照,目前,陆上风电单位千瓦造价已降至4000元左右,按照海上风电造价是陆上风电造价两倍的规律,未来,海上风电单位千瓦造价有望降至8000元左右。

在金风科技总工程师翟恩地看来,风电降本是趋势,但要有个过程。到2024年或2025年我国海上风电实现平价,是比较理性的目标。

业内的共识是,海上风电最大的风险是设备的可靠性。随着风机大型化发展,对其可靠性的要求将大幅提高。因此,要更加重视产业链的平稳、安全、可靠。

翟恩地坦言,行业还有很多技术难关没有攻克,例如,叶片、轴承、PLC芯片等,再如,怎样把机组的重量降下来。

国家能源集团联合动力技术有限公司产品开发分公司总工程师王小虎呼吁,海上风电不应只关注初始投资,也应关注运营期成本,突破海上风电卡脖子技术,保障风机安全性、稳定性,才能降低运维成本。

勾建辉举例说,复兴号高铁采用标准动车组后,成本下降了约40%。同理,风电也可以进一步实现标准化、系列化。在供应链方面,降本的重要措施是规模效应,产业链上下游不能相互挤压,而要共同向外。

显然,在海上风电领域还存在一系列技术掣肘。是应该等技术实现了突破,再去降本实现平价,还是应该通过去补贴、平价,倒逼行业创新技术,提质增效,这似乎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对此,业内的看法并不一致。

不过,不能忽视的一个事实是,当前,海上风机降价较猛的多为第二梯队整机商,而传统的第一梯队整机商在价格上则较为谨慎,是否跟进仍有待观察。

翟恩地认为,由于竞相降价,当前风机行业已经没有品牌溢价。“就像宝马车和夏利车,没有了区别”。

价格策略激进的厂商是真正发挥出鲶鱼效应,激活全行业的降本潜力,还是把整个行业带入价格博弈的往复循环,需要市场进行检验,需要时间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