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jing

碳中和背景下铜资源需求保持高位

发布时间:2022年2月18日 | 文章来源:铜信宝 | 浏览次数:125 | 访问原文

铜是一种特殊金属。有一种说法,铜的市场表现通常反映出全球经济健康状况。

2021年铜价上涨,其中不可回避的因素就是全球范围内的大放水,支持包括铜在内的大宗商品需求迅速回升。但铜矿产量受多重因素影响,供给短时间内无法跟上,导致铜矿库存不断下降来到历史极低水平。

全球一致对脱碳行动的推动,进一步提振了对包括铜在内的金属资源的需求。

今年以来,铜市一直低迷。业界相当一部分观点认为,在全球最大铜消费国中国增长动力放缓的背景下,今年全年铜价将走软。但也有观点认为,在铜价走软之前,有可能因为供应链持续中断和库存极低而迎来再次上行。目前,低库存依旧是支撑铜价的主要因素。中短期而言,铜价难以大跌,甚至还会出现一波反弹。

  铜需求旺盛或致供不应求

近年来,全球持续的城市化和电气化以及对包括电动汽车在内的新能源投资,还有电子产品等的需求增长,必然会对铜带来很大的需求增量。

2021年上半年,在全球经济活动急剧复苏的背景下,铜市场急剧扩容,铜价大幅反弹。在4月底突破10000美元/吨的水平,这是10年来的第一次,并最终在一周后飙升至4.762美元/磅(10476美元/吨),创历史最高水平。下半年,由于能源危机影响了几家主要生产商并威胁到全球供应,铜价再次获得提振。

2021年10月,伦敦金属交易所库存暴跌89%,降至47年来的最低水平。

以铂和铜为主要产品的生产商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提供的信息显示,2021年的全球铜市场基本平衡,因为在全球经济回升的背景下,铜需求正在恢复。全球铜需求受到了环境治理、企业社会责任等方面重要性上升的推动,世界各国政府和投资者开始更加关注铜密集型技术,如可再生能源、交通电气化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导致交易所的库存减少、价格飙升。

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表示,由于上述因素,2021年,伦敦金属交易所铜的平均价格较2020增长51%,至9317美元/吨。在供应方面,尽管铜矿开采存在一些问题,但精炼金属的产量增加,足以满足更多的需求。

就国内而言,2021年经济复苏的迹象明显。我国铜行业全年运行总体平稳,价格高位震荡,行业效益明显改善。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1年,精炼铜产量1049万吨,同比增长7.4%,两年平均增长3.5%;铜材产量2124万吨,同比下降0.9%。12月下旬铜社会库存7.4万吨,处于近年来较低水平,较去年同期下降50%。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1年,铜精矿(实物量)、铜废碎料分别进口2340.4万吨、169.3万吨,同比增长7.6%、79.6%;粗铜、精炼铜、铜材分别进口93.7万吨、362.7万吨、56.4万吨,同比下降9%、22.3%、7.4%。2021年,未锻轧铜及铜材出口93.2万吨,同比增长25.2%。铜价方面,全年铜现货均价68490元/吨,同比上涨40.5%。

去年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随后,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国家粮食和储备局分批投放储备铜,全部投放至下游终端企业,引导铜价高位回落。

  多国调整铜资源政策影响铜产量

智利是目前全球铜储量最大的国家。截至2020年,其铜储量为两亿吨,是邻国秘鲁储量的两倍多。同时,智利是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国。2020年,智利铜矿产量达到约570万吨。

2021年3月,智利下议院批准了拟议中的铜矿使用费,此举有可能阻碍投资。4月,智利下议院能矿委员会批准了一项包括对铜、锂在内的金属产量超过某种水平的矿企征收新税的权利金修正案。该法案提出,维持铜和锂销售额征收最低3%的权利金制度不变,但根据价格变化情况调整铜的税率。当铜价高过2美元/磅时,矿业公司必须按额外收入的一定比例缴税,这笔税收将用于疫情防控。一旦全球健康危机结束,其收入将上缴国库。根据会议达成的共识,当铜价在2美元~2.5美元/磅时,公司须按额外收入的15%纳税。如果铜价在2.5美元~3美元/磅,税率将上升至35%。若铜价在3美元~3.5美元/磅,税率为50%。铜价涨至3.5美元~4美元/磅时,税率上升至60%。一旦铜价涨过4美元/磅,则税率飙升至75%。按照3%税率征收的权利金中,25%用于矿区发展,75%用于缓解和或修复因环境造成的环境破坏。同时还同意下调那些精练铜生产商的权利金。如果矿商生产的铜纯度达到9%以上,权利金将减少5%。如果电解铜纯度达到99.4%~99.6%,则权利金将减少7%。尽管因该法案存在争议而在推进中有波折,但仍被批准继续修改。

智利铜矿行业的相关专家对此表示,该法案的实施将迫使矿业公司本身以及金属资源国有化,并产生重大的经济和法律影响。而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国有化将对经济造成严重后果。智利国内的采矿业呼吁保留法律保护措施,以确保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铜生产国和第二大锂生产国未来在该行业的投资。

据了解,该法案将在今年举行公投,而其影响已经初见端倪。智利铜业委员会Cochilco2月份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智利铜产量下降1.9%至562.3万吨,是自2017年智利生产550.3万吨铜以来的最低水平。

秘鲁是全球第二大铜生产国,2021年秘鲁实现铜产量230万吨,同比增长约7%。而其政治活动和政策调整也对全球铜资源产业产生深刻影响。2021年7月,秘鲁左翼总统候选人佩德罗·卡斯蒂略在总统竞选中获胜,其政治主张包括建议国家完全控制产生直接财富的三个重要部门,包括采矿、天然气和石油部门。他表示,大中型矿业的主要矿床必须国有化,并根据其管辖权下放给地区政府管理。其另一项主张是改变利润分配比例。卡斯蒂略提出,在这些项目国有化之前,将于公司就合同重新谈判,要求重新分配利润,20%归公司,80%归国家。此外,秘鲁曾表示,将效仿智利,完善采矿业的财政制度,对铜矿增收高额附加税,并在金属价格飙升时生效所谓“特别税”的税率。

  未来铜资源供应仍有波动

2021年,受到疫情影响,全球铜矿供应恢复不及预期。

针对2022年铜资源市场的趋势,诺里尔斯克镍公司表示,由于全球经济将进一步复苏,以及对可再生能源和交通电气化的投资将增加,全球消费将增长。预计2022年铜市场将出现8.2万吨的轻度供给不足。

按照其预测,2022年矿山产量将增长,由于刚果和秘鲁新矿的投产,以及现有项目的扩张,全球矿山产量预计将增长4%,达到2230万吨。但精炼金属产量的增长将不足以满足需求。随着主要经济体在后疫情时代继续复苏,以及正在推出的铜密集型清洁能源技术和去碳化计划,全球铜消费量预计将增长3%,达到2510万吨。铜市场在短期内将保持总体平衡,铜资源全球消费出现轻度供应紧张。而从长远来看,碳中和行动将推动大规模能源基础设施的升级,而铜的需求将因此大大受益。

重要的是,即便在全球范围,目前可能进行的铜矿项目数量太少,无法满足即将到来的需求。如果在未来短期内没有新的项目启动,可能会使铜资源市场进入一个相当大的供不应求。

也有观点认为,全球铜原料紧张格局基本见顶,铜矿供给逐渐得到释放,因此,2022年精炼铜产量继续表现增加。此外,全球绿色能源革命以及国内提高原料自给率需求下,未来再生废料使用比重有望上升。据彭博社预测,2022年,全球铜矿产量增速仍将维持在高位,年度产量增幅大约为100万吨,略低于2021年产量增幅。这一预测也为上述观点提供了支撑

目前,国内外铜库存一直处于历史极低水平,这是支撑铜价的最主要因素。就国内环境而言,国内碳中和加持,绿色经济转型对铜需求提供新增长点,也必将影响和推动铜价上行。 (来源:中国矿业报)